“抽楹”,现在几乎没人做,时过境迁,现在也少有人了解它是做什么的。“抽楹”这一潮语僻词,多数人也不懂其含义。楹本是指堂屋前部的柱子。在方言里,楹泛指建房屋的杉木、栋梁,如楼楹、厝楹。抽楹,包括抽楼楹、抽厝楹等。也就是说,把楼楹、厝楹抽出部分挪做他用。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潮汕地区有两项被人们公认为数一数二辛苦的劳作。这就是“撑杉排”和“担鱼苗(潮州方言读鱼‘栽’)”。

  潮州人把旁系亲戚,称为番葛藤亲,颇形象。你去番葛园看看,遍地藤蔓,郁郁苍苍,互相交叉,彼此缠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如你表兄的表舅的契兄的女儿是你的老婆一样,关系错综复杂。

   

    有海水的地方,就有潮汕人。所以,潮汕地方的渔民众多,捕鱼作业经验也十分丰富,有如“跳白”捕捞,便是一个比较独特的方式。“跳白”捕捞,于潮汕地区有着悠久的历史,《澄海县志》和《潮阳县志》均有记载,并以潮安(原称海阳,今称潮州)、澄海、潮阳三县靠近江河农村为盛。
 

    澄海的樟林位于澄海东北部,唐代是个海滨渔村;宋代盐业鼎盛,著名的小江盐场使司便设立于此,专管沿海各地渔盐业课税;明代是个海防重地,扼闽粤水陆交通要冲。洪武三年遭贼洗劫后,在这里建石城,设水寨,练水军,守边防。那时,韩江支流已经深入其地,是个“河海交汇”之处,百业俱兴,港埠也逐渐形成。
 

    秋高气爽海滩挖蛤蜊(花蛤),这是一种独特的“海耕”。
 
     近来每逢退潮时刻,在濠江区南山湾海滩旁,不少当地人每天带着铁耙到浅滩挖蛤蜊,“业余者”收获一顿“下酒料”,“专业户”则能有数百上千元的进账,但收入无定,完全靠“天赐”……
 

    我记得小时候常被家人差去买菜甲,拿一分钱去菜摊那买两根葱几棵芹菜什么的。不知道从何时起,菜甲就不必买了。在汕头的菜市场,无论固定架位还是摆地摊档,甚或肩挑竹箩单车载筐的流动小贩,只要你跟他买蔬菜,菜甲一律免费送。可是,如果你不买蔬菜的话,小贩的菜甲是绝对不卖给你的。因为菜甲是菜贩招徕的手段,没有菜甲,菜贩的蔬菜就没人要了。
 

    空港经济区渔湖仙阳村旧称新寮姚,历来是个富饶之地。潮汕历来建祠建屋,都遵循“喜南忌北”之格局。而旧时的仙阳村,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仅把村的四个寨门全向北,连村里的三个祠堂为了向北也将其集结在一角。真是奇哉怪哉!然事物总有其原因,仙阳村流传着一个传说。

    20世纪70年代前后,潮汕乡村开始流行使用一种在每块煤上分布着十二个孔,好似马蜂窝的煤炭燃料,人们称之为蜂窝煤,俗称土炭。伴随着土炭燃料的推广,也出现了专门从事做土炭的小行当。
 

页面

订阅 RSS - 风土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