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无意翻看到一张照片,我被照片的画面深深地吸引:一片完整的古建筑群被一些错落有致的榕树半包围在中间,古建筑的前方是一处池塘,恰到好处地充当了“护城河”,守护着这片古老建筑,池塘两旁两棵大榕树就像哨兵,那苍劲的身影倒映在水中……安详静谧的村落,给人带来无尽遐思。一问,才知道它是潮安区浮洋镇高义村。

    隗芾教授写过一篇考证的文章,认为“胡同”一词源于潮汕话。潮汕乡村,民居集群之间习惯留出一条小巷,起到通风、隔火的作用,称为“火衖”,又叫“火巷”。在语言传播的过程中,火衖讹为“衚衕”,最后简化为“胡同”。是否如此,我不知道,或者只是他一家之言。不过,胡同之谓盛行于北方,在潮汕地区倒很稀罕。

    古往今来,潮汕世俗尊称既擅长拳术,武功精深,又擅长医术,精通“经络、血路”的正骨伤科师傅为“拳头师父”。明清以来,潮汕武艺高强,医技绝妙,疗伤奇特,遐迩闻名的“拳头师父”,居多是师承名山古刹的医武双馨的显名僧医(或谓和尚医)门下。矢志苦练、遂得真传。

  汕头老市区有许多令人难忘的街巷,这些老街老巷记载了许多汕头人旧日有趣的生活片断。近日,热心读者柯先生特地邀约记者一起寻访小公园附近有名的“十八巷”,他说那是令人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特殊地方,它记载了不少老汕头人的快乐时光———

 

    东坑村位于潮阳区金灶镇山区乡村中心位置,山林多,盛产桑椹、杨梅、橄榄、柿子等特色水果,人口总计约4500人。用传统工艺加工生产的柿饼,因质量较佳,不仅畅销本地,还销往珠三角地区,甚至走出国门出口到泰国和新加坡等国。

  “锄头粪箕”是农家两大宝贝农具,自己就曾经与锄头零距离接触过好多年时间。

  西洋的历史文化遗存,最主要的部分集中体现在其保存完整的古村建筑,这片历经元、明、清、民国等各个时期建成的古民居建筑群,至今没有一间被改建成新式楼房,仍然保留着传统的风貌和韵味,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文物价值和欣赏价值。

    “抽楹”,现在几乎没人做,时过境迁,现在也少有人了解它是做什么的。“抽楹”这一潮语僻词,多数人也不懂其含义。楹本是指堂屋前部的柱子。在方言里,楹泛指建房屋的杉木、栋梁,如楼楹、厝楹。抽楹,包括抽楼楹、抽厝楹等。也就是说,把楼楹、厝楹抽出部分挪做他用。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潮汕地区有两项被人们公认为数一数二辛苦的劳作。这就是“撑杉排”和“担鱼苗(潮州方言读鱼‘栽’)”。

页面

订阅 RSS - 风土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