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番薯粉糯、香甜,深受食客喜欢。

普宁番薯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农村人生活水平低,一些家庭,除了过大节和春节,才能吃上白米饭,平时每天三餐都是以番薯(地瓜)为主食,白米粥为辅,一些地方,一日早和晚两餐都干吃番薯,中午吃白米粥或炒米茶等,当时流传着他们一天吃的是“两顿干(指番薯),一顿无定着(白米粥或其他)”的话。

  番薯与潮汕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是赖以生存的重要农作物。潮汕自明清时期,已是人口稠密。《潮州志》有载:“嘉靖三十年(1552)潮州府有91082户,525154人,至清嘉庆二十三年(1819)104万人。清末达300多万人。”因有了番薯,使明清时期东南沿海日益严重的人口危机、特别是潮州得以缓解,百姓粮食问题基本得以解决。

    近日,堂叔从泰国回乡探亲,我们几位族亲想请多年未回乡,年近九旬的长辈到酒楼聚餐,堂叔却说:“山珍海味我在海外都吃过,这一次,我想吃一顿家乡的炒番薯粉条。”我辈遵命,堂叔吃得津津有味,还语重心长地说:“粉条香,但磨粉难呵!”

    潮汕地区盛产番薯,所以番薯于潮汕人的日常生活关系很是密切,对于番薯的吃法,也很是讲究。民间有一窑二焐三烤四蒸之说,最好吃的当然是窑番薯了。
 

    番薯,又名地瓜,是潮州地区主要的粮食作物。明何镜山写有《番薯颂》曰:“不需天泽,不冀人工,能守困者也;佐五谷,能助仁者也;可以粉,可以酒,可祭可宾,能助礼者也;茎叶皆无可弃,其值甚轻,其饱易充,能助俭者也;耄耋食之,不患哽噎,能养老者也;童稚食之,止其啼,能慈幼者也;行道鬻乞之人食之,能平等者也;下至鸡犬,能及物者也;所以助其惠而诸德备焉。

    番薯也叫甘薯、山芋、红苕、地瓜,原产地美洲。约在明万历初由吕宋(今菲律宾)引种到南方沿海地区。大学者徐光启特撰了《甘薯疏序》,对它的作用作了很高评价。后陇现称鹤陇,属潮州市潮安县凤塘镇。嘉靖初年,村中有个青年农民叫苏阿礽,因逃荒来到潮阳县陂头村,被村姑阿甜父女收留做帮工,慢慢地阿礽阿甜相爱了。陂头村盛产一种叫“陂头黄”的番薯,苏阿礽很快掌握了种植 番薯经验。

    潮汕妇人碰上不合心意的人事,总喜欢回敬一句:“祭你到五都,去食番薯圈!” 
 
   潮汕人从前吃番薯,喜欢用“贴”的方法,即将整个的番薯横切成约1厘米厚的一圈圈,披在鼎(大铁锅)的四周,鼎中放上水,加盖后用猛火烹煮,这样“贴”出来的番薯圈一面是赤的,清香爽口。 
 

页面

订阅 RSS - 番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