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4日,是上级主管部门批准我卸任韩山师范学院校长、调动到广东技术师范学院担任教授的工作调动文件的签署日期。

  “斗”字寥寥4笔,表示量具,潮音读[dao2](岛),看起来简单明了,但由于繁体字“鬥”“鬭”等都简写成“斗”,就复杂化了。

  上文给大家介绍了“相”字阴平声的两个读音[siang1](商)和[sio1](烧),及其相关的一组词语。

  孩提时代,一起玩儿的小伙伴们如有吵嘴打架之事发生,常常被长辈们叫去“教示”:“兄弟囝着相好,孬相骂相打。”自然,“相好”“相骂相拍”这些词就耳熟能详。

  上文我们写了20几条关于“脚”与“手”构成的词语。但事实上,“脚”不是[ka1]这个读音的本字,其本字是“骹”。潮音以“脚” 读[ka1] ,是张冠李戴的训读音。

  有朋友问我:“为什么普通话用‘手’和‘脚’的构成的词语都是‘手’字在前、‘脚’字在后;而潮汕话则反之,都是‘脚’字在前、‘手’字在后?”

  时下盛行用微信联系。微信中有人喜欢用潮州音打字,“没办法”写成“无伊变”, “天黑得快”写成“个天青里暗”,等等,常常读来摸不着头脑,这种做法说它幽默够不上,说它趣味又嫌不高档。在此不说它,只谈阿勇。

                      本版配图 刘文华

  去年9月7日,我在潮州日报“潮州文化”版上刊发了小文《有趣而古雅的潮州话》,算是本人有关潮州话系列随笔的开篇。文中谈到,潮州话存在变化多端的连读变调现象,还卖了一下关子:“连读变调的规律实在复杂,容今后专文再聊。”8个月过去了,今天就来聊聊这个话题。

页面

订阅 RSS - 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