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潮汕文化》百期选”第3集中,看了余流先生“潮汕方言的形容词”,读了“透过它,可以窥见我们潮汕老百姓的语言才华和文学素质”颇有同感。 
 
    无独有偶。潮汕方言还流行一种歇后语,每则歇后语也是老百姓一种语言创造。它通过形象生动的喻物释出一个意义的理解,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略举几则,只要说出一个形象的前语,就会给人留下某种想象的理解。 

    “水滚”、“滚水”两词在潮语中的使用频率颇高。“水滚”是一个词组,乃指“水沸”,与普通话的“水开”词义相同;“滚水”则是一个名词,乃指“沸水”,与普通话的“开水”词义相同。“水滚”、“滚水”两词中的“滚”字,其义均为“(液体)沸腾”(见《辞海》)。 
 
    一、“滚”义为(液体)沸腾的词例: 
 

    名誉、名声潮汕方言称为“名色”,如“名声鹊起”、“名誉很好”潮汕方言称为“名色好死”;“身败名裂”、“名声扫地”潮汕方言称为“无名无色”或“名色臭死”。

    潮语“变面”即普通话的“变脸”。“面”与“脸”指的是人体的同一部位。  北大语言学教授岑麟祥、林焘两位先生指出:“‘脸’是后起字,最初指颊……现在‘脸’字的意义在古代用‘面’来表示。”大约唐宋以后“面”、“脸”并用。《战国策·赵策四》:“老妇必唾其面”。《庄子·盗跖》:“好面誉人者,亦好背而毁之。”(好,喜欢;上述两例“面”即“脸”。),白居易《昭君怨》:“眉销残黛脸销红”。

    潮语"楚略"是表程度的副词。它相当于普通话表程度的副词:略、略微、稍、稍微、较、比较等的词义内涵。按语法定义,程度副词可以修饰形容词,在句子中充当状语。潮语"楚略"也可充当状语,对形容词起修饰或限制的作用。

    潮语有"浪裂"一词,听起来似乎有点鄙俗,其实是个古语词的引申,问题是这个词的本字应该怎么写?
    有专家调查,澄海程岗村,古时也是俚人村寨。时俚人有二支,一为山俚,一为浪俚。浪俚以打鱼为生,"性格大方,慷慨重义"。"浪俚"后音转为"浪裂",引申为潮语的"非常""了不得"等义,但没能看到说者的考证。

    潮汕口语叫指甲为"妆甲"。一般人不加细察,都以为这是指甲在口语的异读或变音,其实不然。   

    普通话的母猪、母鸡、虾苗、棉被……在潮语常调换词序表达,即猪母、鸡母、苗虾、被棉……普通话的"客人"潮语则谓之"人客"。总之,运用换序修辞格表达,是潮语表达的特有形式。 "客"有四义。

    潮汕方言的熟语典故,是潮汕人民干百年来在劳动和生活实践中创造、流传下来的,是潮汕方言的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也是潮汕文化领域中灿烂的艺术结晶,它的文化内涵十分丰富。潮汕地区历来是人杰地灵,物华天宝。因此,在熟语典故中有不少是反映潮汕地区的风土人物。如"到广不到潮,白白走一遭;到潮不到桥,白白走一场。"反映了潮汕迷人的风光。

    唐代,佛教在中国开始盛行。即使是地处省尾国角的潮汕地区也受到影响,唐玄宗开元二十六年(即公元728年)在潮州市区中心的甘露坊建起了开元寺。开元寺的建成,标志了佛教在潮汕地区的正式传播。
  佛教文化的传播,对潮汕文化的影响颇大,不仅从思想意识、风俗习惯对人们产生影响,甚至从潮汕方言中,我们不难看到这种影响的痕迹。试举数例。窥斑见豹。

页面

订阅 RSS - 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