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长辈    奴仔——小孩    仔——儿子    走仔——女儿    新妇——媳妇    仔婿——女婿    父二母仔——一家子    之娘——女人    之娘仔——小姑娘    后生仔——小伙子    老公——曾祖父    老妈——曾祖母     阿公——祖父    阿妈——祖母    阿伯——伯父    阿叔——叔父    阿姆——伯母    阿婶——婶婶    阿姑——

    厝——房屋    厝顶——屋顶    厝下——瓦片    房内——房间    灶下——厨房    浴房——浴室    门第——门槛    门扇后——门后面    眠床——床    写字床——书桌    饭床——饭桌    椅头——凳子    手布——手帕    面布——毛巾    灶布——洗碗巾    胶刀——剪刀    面盆——脸盆    齿漱——牙刷    口壶——口杯    饼

    鸡安——公鸡
 鸡母——母鸡
 鸡仔——小鸡
 粉鸟——鸽子
 毕婆——蝙蝠
 小狗——疯狗
 胡蝇——苍蝇
 狗蚁——蚂蚁
 刺毛风虫——毛毛虫
 虱母——虱子
 蠓——蚊子
 草猴——螳螂
 钱龙——壁虎
 鱼春——鱼卵

    形容词在文学上的重要作用,这是无须多费唇舌阐述的。然而这里所要举述的,则是潮汕老百姓在日常语言交际中所惯用的形容词。 透过它,可以窥见我们潮汕老百姓的语言才华和文学素养。       在形容人体状貌方面:  
   在形容事物情态方面:  
   悬(高)过天柱      
   凶过竹铳  
   乌过铁佛         

页面

订阅 RSS - 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