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在整理潮汕文献时,无意中发现一篇材料上提到一部用潮汕方言写的长篇小说《长光里》,于是发生极大兴趣,顺藤摸瓜,找到了这部出版于上世纪30年代的方言小说。(2002年香港榕文出版社再版)这部小说的叙述语言和人物语言都大量应用方言,这种地道的方言小说文本式样在近现代小说为数不多。《长光里》原为报纸连载小说,从1932年到6月至10月在当时潮安《大光报》上连载,一时脍炙人口。

    另,还有的汕头方言口语,普通话已不用了,但古代文献中却很常见。如相好,就是友好,指大家和和气气,和谐共处。相好这个口语,汕头方言用得很多,追根溯源,出自《诗·小雅·斯干》:“兄及弟矣,式相好矣。”又如割,汕头方言叫“历”;眼泪,汕头方言称“目汁”;肩膀,汕头方言叫“肩头”;纠缠,汕头方言称“钩缠”:积蓄,汕头人叫“则”:厌食,汕头人称“饫”……这些,都可以从古代的字韵书籍中查考出来。

    汕头人平时讲的地方方言,外地人听起来“叽里咕噜”,不易听懂,现在一般都说这些人讲的是潮州话。但民国初期出版的《中华地理全志·卷一·上》在介绍广东的“语言”时称:“本省有种种之方言,可大体为三种,即广东方言、客家方言,汕头方言是也。”又说:“汕头方言为行于潮州府一带之言语,故一名为潮州语。此语与广东语甚不类,颇近于福建方言。本省人用之约三百万人。

    一、惯用语:
 无脚蟹(孤立无援的弱者)
 一肚火(一肚子气)
 大细目(偏心眼) 
 大细胆(胆子小) 
 半桶屎(半桶水,指知识浅薄) 
 半路债(喻事情只办至一半而停辍) 
 老在行(很内行)
 有和算(划得来) 
 
 二、成语: 
 枭过鲎母(枭情绝义)

    潮汕方言属于闽南语系,其鼻祖是汉唐时期的中原汉语,是汉语里语音元素最多、发音机理最复杂的语言。潮汕方言保存着古汉语的许多特点与词汇,是研究史书典故不可缺少的工具。潮汕方言是汉语的地域变异,它反映了潮汕地区的历史文化状况,是研究潮汕文化的活化石。 
 

    “着”是古时“著”的俗字。本小文要议论的“着”,是潮语专门所有而另有所指的“着”。潮语此“着”,即汉语通常用语的“要”、“应该”、“必须”之意。如常说的“着照些做”(即“要这样做”)等。这样用字,不是太“土”而是太“古”,即是从古汉语“著”的另一层含义“命令辞”转意来的,如官场文书的“著照所请”、“著赴新任”等。潮人说话口气带命令式肯定式的“着照些做”。

    “四面八方”、“到处”、“散乱”等词潮汕方言一律说成“四散”,如“伊赚日甜四散走。”意即“他总是整天到处乱走。”

    近日,汕头电视台潮汕话节目主持人许友文受中国社科院邀请,赴北京录制《现代汉语方言音库》“汕头话音档”的有声资料。被国家语言研究权威确定为汕头话语音标准的许友文因此也成了汕头的名人。  
     日前,记者采访了许友文,作为公众人物的他热诚谦恭、谈吐文雅,让人备感亲切。他的嗓音听起来浑厚、圆润、清亮。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气氛轻松,笑声盈室。 

    姓氏与潮汕方言忌讳有很多,主要有谐音或同音不同字而引起民间的忌讳,这些忌讳主要是针对一些对于婚姻问题或拜盟或生意合作伙伴或有关重要事项等等各种喜事而言,双方总要寻找比较合适的姓氏。在封建社会里,潮汕民间将此列为头等大事,是风俗的彩头。

    记得童年时代,曾听人说:“潮州话,有音写无字,要写真麻烦”。直到今天,也许这句话对于某些潮人来说还可以激起许多的共鸣。80年代初我在村镇主持灯谜活动时,因在制些普通群众能猜能懂的“俗语谜”时,便碰到这样的现实问题了。虽说俗语谜是“梨花格”(即同音不同义也容许的),但是,自己在谜材本里记下谜面、谜目、谜底时,某些字就要动起脑筋了。如:潮汕方言“摇”为什么要读成“姚”或“姚2”。

页面

订阅 RSS - 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