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语“害钱百百掺”,另说“孬钱百百掺”,喻品德不好的人,许多坏事都有他的一份。“害钱”“孬钱”,次钱。“孬”(音)毛窝,(义)不好。“掺”(音)此庵,(义)参加。
 

    潮人在日常生活语言交流中,喜欢用动物作喻,语言很贴切也很生动。
 
   “健过牛。”比牛还强的人那只能是“牛人”!
 
   “你‘上好马’过来!”潮人说话古朴,一不小心就把“田忌赛马”的典故用出来,“上好马”就是汉语“有种”的意思,相比之下,潮语措词典雅得多。
 

    海丰县辖海城(含原莲花山镇)、附城、城东、联安、可塘、大湖、小漠、鲘门、陶河、赤坑、梅陇、黄羌、鹅埠(含原园墩乡田寮村委会)、赤石(含原园墩乡圆林社区居委会和圆墩、洛坑两个村委会)、公平(含原西坑乡)、平东16镇,梅陇农场和黄羌林场,面积1750平方公里。方言有:
 

    入乡序课读之前,我于乡下外婆家度过无忧无虑之幸福童年。乡野巷闾之间,常闻叔伯婶姆斥责贪玩而忘三餐之子女云:“你翘楚就勿转来食。”(你有本事就不回来吃饭。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之交的饥荒年头,吃饭乃天大之事,所以大人们动辄拿“不给吃饭”威胁孩子们。)又教育孩子们云:“兄弟姐妹着相好,孬相骂。”(兄弟姐妹要团结友爱,不能老吵架)本以为,此乃乡村土话。

    世道都道老实无当用,老实人吃亏,其实也不尽然。
 

    有人认为,潮汕日常口语很“土”,上不得台面,其实这样的观点是相当荒谬的。日前读伦伦师的《方言古语词:浸育潮人文雅气质之精髓》一文,深以为然,事实上,笔者在整理《潮韵》一书时,便接触到不少应用在古典籍的潮语方言,通俗的四大名著自不必说,那些高雅的诗词歌赋中,亦不乏见。
 

    潮文化后感
 

    潮汕俗语经过了人民群众千百年来口口传承的锤炼,简练传神地表达了一定的思想内容。 
 
   潮汕方言俗语在语言形象上十分鲜明生动,有的与普通话俗语相对应显得更为通俗、易懂,又生动、形象。如“大器晚成”,方言说成“大种鸡慢啼”:“破罐子破摔”,方言说成“癞哥(麻风)拍做糜(索性烂到底)”:“屋漏又遭连夜雨”,方言说成“破衫撩着刺钩竹”。
 

    日前,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一部由广东海外潮人联谊会等相关部门为指导单位,由潮汕风情网联合深圳音像公司汕头影视制作中心、汕头市乐译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统筹摄制的潮韵《唐诗宋词》影视片,在广州举行合作签约暨揭牌仪式。
 

    第一次接触“打冷”二字是在香港。1995年参加完学术会议经香港回内地,在那里逗留了几天。香港土生土长的堂弟邀我到九龙城吃饭,只见饭馆招牌赫然写着“潮州打冷”,使我疑惑不解,问:“何为‘打冷’?”堂弟说:“食潮菜。”又问:“只有冷菜没有热菜?”答:“唔系,乜菜都有,打火锅都得。

页面

订阅 RSS - 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