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都道老实无当用,老实人吃亏,其实也不尽然。
 

    有人认为,潮汕日常口语很“土”,上不得台面,其实这样的观点是相当荒谬的。日前读伦伦师的《方言古语词:浸育潮人文雅气质之精髓》一文,深以为然,事实上,笔者在整理《潮韵》一书时,便接触到不少应用在古典籍的潮语方言,通俗的四大名著自不必说,那些高雅的诗词歌赋中,亦不乏见。
 

    潮文化后感
 

    潮汕俗语经过了人民群众千百年来口口传承的锤炼,简练传神地表达了一定的思想内容。 
 
   潮汕方言俗语在语言形象上十分鲜明生动,有的与普通话俗语相对应显得更为通俗、易懂,又生动、形象。如“大器晚成”,方言说成“大种鸡慢啼”:“破罐子破摔”,方言说成“癞哥(麻风)拍做糜(索性烂到底)”:“屋漏又遭连夜雨”,方言说成“破衫撩着刺钩竹”。
 

    日前,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一部由广东海外潮人联谊会等相关部门为指导单位,由潮汕风情网联合深圳音像公司汕头影视制作中心、汕头市乐译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统筹摄制的潮韵《唐诗宋词》影视片,在广州举行合作签约暨揭牌仪式。
 

    第一次接触“打冷”二字是在香港。1995年参加完学术会议经香港回内地,在那里逗留了几天。香港土生土长的堂弟邀我到九龙城吃饭,只见饭馆招牌赫然写着“潮州打冷”,使我疑惑不解,问:“何为‘打冷’?”堂弟说:“食潮菜。”又问:“只有冷菜没有热菜?”答:“唔系,乜菜都有,打火锅都得。

    这是流传在潮汕地区很广的一句方言。
 

    传说,饶平钱塘宫有一座神庙,庙中神像塑得英俊潇洒,栩栩如生。有一天,一对姑嫂来到神庙许愿。小姑看了神像,顿生爱慕,不觉神思恍惚,心中暗自祈祷:将来夫婿若有这等相貌,便也心甘意愿了。一念至此,心中羞愧,两颊泛着红晕,更是娇媚迷人。这神爷本具灵性,不觉动了凡心。自此之后,神爷夜夜来与小姑作陪,小姑在梦中与神爷风情万种。不久,小姑便怀了孕,并产下一男婴。

    潮汕话中,有一句告诫人们,要心怀坦荡,勿疑心太重,以免生成幻觉或虚妄迹象,造成不应有的损失的话,叫“心疑生暗鬼”。原来,这个词语,也非潮人所独创,而是从“唐、宋”时期的古语言中流传下来的。 
 
   唐,《太平广记》有《李益多疑》云:“李益于妻,心怀疑恶,猜忌万端,竟讼于公庭而遣之。三娶率皆如初。故谚曰:“疑心自生鬼耳。” 
 

    最近,汕头市澄海区年近八旬、长期从事潮汕文化研究的蔡英豪先生,推出一部他治学半个多世纪以来,付出诸多心血编著而成的《潮汕辞典》。这是继张世珍编著《潮语十五音》、陈凌千编著《潮汕字典》之后又一部原创辞典,堪称潮音经典,备受文化界人士好评。
 
     搜集原从趣味起
 

页面

订阅 RSS - 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