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商、周年代,粤东已有人居,是为今天潮汕人的先民。和居住在中国东南沿海和五岭以南的众多族属一样,史书上统称“百越”。
 
   当时的岭南地区,地广人稀,自给自足,“无冻饿之人,亦无千金之家”,是未开发地区。始皇三十三年(前214年),秦王政统一六国以后,继续向岭南进军,征发了大量的中原居民迁入,促进了南方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
 

    “阿妈来煮食”这句方言对潮人来说亲切温暖。“煮糜”、“煮饭”、“煮羹”,一听就有亲切感。“煮”即“把东西放在水里,加热使熟”。先秦历史文献已常出现,如:《周礼·天官·亨人》中“爨官,职外内饔之爨亨煑,辨膳羞之物”。意为:司炊之官,主管朝廷内外的烹饪工作,辨别饭食及珍馐物品;《尔雅·释训》中“是刈是濩,濩煑之也。”《毛诗正义》孔颖达解说为:“故后妃于是刈取之,于是濩煮之。

    俗语“独鸡唔食粟”或“独仔唔食肉”,喻独生子女挑食厌吃。“唔”(音)姆6,(义)不。“粟”,指稻谷。
 

    一部囊括了所有常见汉字的潮州音字典即将完成,这将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一部潮州音字典,著名的汉学大师饶宗颐为之题名《新编国语潮音大字典》。“我把潮州话最标准的读音留下了”。对于作者张惠泽来说,历经30年研究留下的,不仅仅是一部字典,而是整个潮州文化的根本。
 

    自从1991年潮汕地区行政区划调整为三个地级市之后,澄海与潮阳两县就被划归汕头市管辖。到了2003年初,由县级市正式升格为汕头市市属辖区后,澄海和潮阳从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家人。但是,同在比香港特区面积大不了多少的汕头大市这片屋檐底下,澄海和潮阳这俩兄弟却难以让人有一家人的感觉,因为他们在文化上总是“对着干”。

    【核心提示】根据编写体例的不同,潮州音“十五音”字典可以粗略分为三种:第一种是类似于《广韵》、《集韵》的韵图式字典。这类字典把同音字归列于同页(格)之内,在每个字的下方,加以简单的释义或者举例,以解决读者识音不识义的问题。
 

    潮汕方言属于闽南语系,其鼻祖是汉唐时期的中原汉语,是汉语里语音元素最多、发音机理最复杂的语言。潮汕方言保存着古汉语的许多特点与词汇,是研究史书典故不可缺少的工具。潮汕方言是汉语的地域变异,它反映了潮汕地区的历史文化状况,是研究潮汕文化的活化石。
 

    俗语“害钱百百掺”,另说“孬钱百百掺”,喻品德不好的人,许多坏事都有他的一份。“害钱”“孬钱”,次钱。“孬”(音)毛窝,(义)不好。“掺”(音)此庵,(义)参加。
 

    潮人在日常生活语言交流中,喜欢用动物作喻,语言很贴切也很生动。
 
   “健过牛。”比牛还强的人那只能是“牛人”!
 
   “你‘上好马’过来!”潮人说话古朴,一不小心就把“田忌赛马”的典故用出来,“上好马”就是汉语“有种”的意思,相比之下,潮语措词典雅得多。
 

    海丰县辖海城(含原莲花山镇)、附城、城东、联安、可塘、大湖、小漠、鲘门、陶河、赤坑、梅陇、黄羌、鹅埠(含原园墩乡田寮村委会)、赤石(含原园墩乡圆林社区居委会和圆墩、洛坑两个村委会)、公平(含原西坑乡)、平东16镇,梅陇农场和黄羌林场,面积1750平方公里。方言有:
 

页面

订阅 RSS - 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