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在农村常听大人吩咐,要提防“鹞婆叼鸡囝”。“婆”潮语读作“波5”,就是“姑婆”的“婆”。我好纳闷:为何要提防的是“鹞婆”,而不是“鹞公”?心想“鹞公”比“鹞婆”更凶才对呀!后来大人又说:“鹞婆有母的,也有公的。

  方言是“方人”的母语,大概没有人会认为它有什么不好,尽管这方言真的有什么不好之处,也不例外,这与“儿不嫌母丑”同理。

  潮汕有许多俗语,这些俗语是民众根据其生活经验总结而来,反映了民众的思想意识,蕴含着民众的行为规范。这些流行于民间,世代相传的俗语之中,有很大的一部分,是涉及到商业的,其中所反映的思想潜移默化在潮汕人的意识里面。潮汕人在经商之时,这些俗语也就自然而然成了指导他们商业活动的“生意经”。

  小时候,家里开饭时用来舀粥的勺子,有的是用木头雕凿的,有的是用铝合金材料做的,潮州话叫做dang7si5。这个读音,在我心中的概念是“重匙”,因而纳闷:这勺子也不重啊,怎么有这个名字?

  潮州方言里有一个很土很俗的词汇,似乎只存在于口语中,勉强转换成文字或可写作“秤採”。

  脾气,潮汕话叫“心性”,谓人急性子,容易动怒为“猴囝心性”。近代汉语文学作品中有用例,多指人的性格、脾气,与潮汕话很接近,《警世通言·蒋淑真刎颈鸳鸯会》:“却这女儿心性有些跷蹊。”《醒世恒言·金海陵纵欲亡身》:“海陵道:”夫人心性何如?‘女待诏道:“夫人端谨严厉,言笑不苟’。

  潮汕话的形容词可以重叠为AA式或者ABAB式,这是常见的重叠式,相当于普通话的“AA的”或者“ABAB的”式。

页面

订阅 RSS - 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