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语“必见臱矈”由3个单词组成,每个单词又各有不同的词义。

    潮方言对于牲畜性别的称谓很特殊,主要有二:一是性状副词后置。现代汉语对牲畜性别的称谓是副词在前,名词置后,如“公牛”、“母猪”等;潮语则刚好相反,名词在前,副词置后。二是很少用“公”、“母”、“牡”、“牝”等词,常以“牯”、“犅”、“雄”、“娘”等词取而代之。

    潮方言称“很好、极好”为tih4 ho2,有记为“铁好”的,那是所谓的“土写”,正确的书写应为“忒好”。

    骗,潮语也有说“guang1”的,其本字是什么?潮地一些字书多记为“诳”或“诓”,很少有人质疑,实则尚有疑窦。

  头胎生下的儿子,潮人称为“搭头仔”。乍听起来,“搭头”似乎很“土”,其实,它不但不土,而且很“文”。

  潮州话,作为一种方言,也是一个文化品牌。它在联结海内外潮人情谊中发挥了巨大的桥梁作用。每个潮汕人,只要走出潮汕方言区(不论是国内国外),一听到有人在讲潮州话,一种亲切感、认同感总会油然而生。

    “佥”、“咸”都是常见的古汉语词,主要词义同为全、都、皆。这两个词普通话现不常用,但都保存在潮人的日常口语里,词义也没太多变化。

    赌博,潮语称为“buah8钱”,这buah8 不是“跋(跌倒)”,应书为“博”,“buah8钱”就是“博钱”。

    潮语称打斗为 sio1 pah4,常见书写为“相拍”,并不贴切,应该书为“相搏”才是。

    潮人善烹调,不论宴席还是居家小菜,都要用上各色配菜,如葱、蒜、芹菜、芫荽、茼莴、生姜等等。配菜俗称 cai3 gah4,有说gah4是土音无字,其说非是;或有书为“菜甲”的,又背离本义。

页面

订阅 RSS - 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