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文章我们谈了,鸡蛋、鸭蛋潮汕话都叫“卵”,但有一种“卵”,潮汕话却偏偏叫“蛋”,不过潮音是[duan1](单),不是[dang3](诞)。

  近日,偶到揭东文广新局,有数人在博物馆写字,遂初识杨建发、吴树明、高柏盛等,诸书家各赠字一幅。

  “合”字再普通不过了,谁都认识它,潮音读[hah8](哈8),如“合作”、“合理”等,潮汕话俗语云:“百货合百客,阿姆合阿伯。”

  骹步手脚,潮音[ka1 bou7 ciu2 gioh4](卡1 部7 秋2 茄4),意思是手脚麻利,很利索,能干。

  上文《潮汕话好恶学》举了不少常用字的例子来说明中古音的宕、通二摄入声字的文白异读[ag]/[og][oh]对应的规律。这类常用字还有不少,其白读音往往连潮人自己都不懂。

  这几天, 偶然地出现了一个媒体上不常见、但在家庭生活中却很常用的词——洗地。

  上一篇写“ ”字的文章举了“胀猪肥,胀狗 ,胀人如纸囝”的俗语作为例子,有读者打电话问我,这句俗语中,“胀”和 “囝”两个字怎么读?

  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已过去了,但赛龙夺锦的鼓声仍然在各地咚咚地响着。

  银子作为货币普遍流通是在东汉时期,而真正在民间使用是在唐朝,并逐渐成为通货,长达千年之久。

  上一篇文章讲到潮汕话的人称代词,这篇文章就顺便谈谈潮汕话的其他代词。

页面

订阅 RSS - 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