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的训读字,指“用方言口语常用词的字音去读另一个意义相同或相近的字”的现象,是一种字形、字义与字音之间的张冠李戴的现象。训读,是个借自日语汉字读音的专门术语。

  东西有东西,雨水无雨水,马上上马。

  开篇有点无厘头。赶紧交代个背景:雨水时节,天旱无雨,工地东西两头物资已备好,可抢抓时机开工。

  我认识一对兄弟,大哥名“C一”,小弟名“C泽”,用潮州话喊大哥,熟悉的人都叫他“C乙”,不熟悉的常叫他“C泽”,与小弟混为一谈了。混淆的原因是,“一”字有“乙”“泽”两个读音,使用时未加区别、精准选择。

  潮汕方言中有不少“无字可写”的音节,不是现在才发现的,张世珍先生在编著《潮声十五音》字典时就慨叹:“至有空音,或有音而未识其字,又或有音有字而录之未备者,皆留以待。”这段文字见于该书前言,时间是光绪三十三年(1907),是该书正式出版时间民国二年(1913)的6年前,说明正是他在编著时的苦恼和遗憾。

  最近若干年,方言突然火了起来,用方言写作的人越来越多,手机短信、微博、微信文章、歌谣、歌曲、段子、小品、相声等等。我越看越高兴,因现在这些用方言写作的人基本上是年轻人,方言式微并逐步走向消亡的焦虑起码减弱了不少。但从这些方言书写的文字看来,用字五花八门,存在的问题还有很多。

  近些年,高学历、学位的人多起来。硕士、博士常常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一种更高端的人才——博士后也经常碰到或听到了。这里想讨论的问题是,“博士后”的“后”字潮州话怎么读?我听到的,鲜有读作“欧6”,前后的“后”。基本上是读作“户”,皇后的“后”。皇后嘛,稀缺、高品位,博士后不读作“户”,似乎太土,太没文化了。

  谚语,是广大劳动人民在长期的生活、生产实践中对气候和农业生产的经验总结,用简短精炼的语言加以概括,在社会上一代一代地用口头流传下来。

  今天的话题,先从一则谜语聊起。潮汕地区盛行制谜猜谜,有一种谐音谜格,利用潮州话语音关联谜面与谜底。好的谐音谜饶有趣味,常出人意表、赢得喝彩。曾有一谐音格谜语:南澳人丢了猪,跑去潮阳找,猜一种动物。谜底是蜘蛛。

  潮汕人在日常口语交际中,常借助动物并通过其特征,运用比拟的修辞手法进行讽喻,亲切生动而又富含生活哲理。

  上期本栏拙文《潮州人,你会讲潮州话吗?》谈了潮州人讲潮州话的困境。用潮州音读“老当益壮”“不过尔尔”“人定胜天”“人手一册”,好多潮州人都读错声调了。之后我在给县处级干部和高校中文专业学生上课时也讲了这个现象,发现听者反应较强烈,顿觉前文意犹未尽,有必要再讲一讲。

页面

订阅 RSS - 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