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方言生活谚语云:“人心不足高,有酒嫌无糟。”意思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刚刚有了A,就想起了B。意思比较接近的俗语是“嘴一块,目一块”(嘴巴里吃着一块,眼睛还盯着另外一块)。

        上一篇文章我们谈到“臭”字,说到作为一个表示不良味道的形容词,它的构词能力很强。这里再举一些例子。

  诸君,一看这个标题,你第一感觉就是:连标题都写错了,还写什么文章?潮州人怎么就不会说潮州话了?除非是生活在外地的潮州人。可现实就有生活在本土的潮州人,他可说不好潮州话。举个例吧:我的孙子今年已经八岁了,读完了小学一年级,九月就要升上二年级。很多时候,在家里用潮州话交谈,听他在讲什么事,“然后”……。

  雅(yǎ,潮音<俄呀2>),是汉语的常用字,凡是正规、标准、不俗、优美的事物,皆可冠以“雅”字,如:才情富赡、品格高尚者称“雅士”,不同寻常的才智称“雅才”,雅正的文辞称“雅文”、“雅句”、“雅言”,精致、舒适的处所称“雅座”,宏大的气度称“雅量”,文雅的聚会称“雅集”,高雅的胸怀称“雅怀”……等等。

        潮剧《天山金凤》下集第二场有一个情节:老忠臣、开国元勋秦海元帅遭奸所害,在法场上对着被迫行刑的女婿韩擒虎将军唱道:“多亏吾不能为国捐躯死,却无辜丧命在刑场。”

        竹筅,用竹丝制成的洗刷用具,如:“买支竹筅来漱[ciu3]鼎(买把筅帚来洗锅)。”“筅”,潮音[coin2](千2),是个古汉语词。《广雅·释器》:“ ,谓之筅。”清·王念孙疏证:“ ,即今之刷锅帚也。”《玉篇·竹部》:“筅,苏典切,筅帚。”宋·吴自牧《梦粱录·诸色杂货》:“其巷陌街市,常有使漆修旧人……并挑担卖油,卖油苕、扫帚、竹帚、筅帚。

        家门,家族,门第。潮汕人谓家中出了败家子谓:“家门不幸。”迷信者请神巫等预测全家年度凶吉,叫做“巡家门”。家门,是个古汉语词。汉·焦赣《易林·林之遯》:“八百诸侯,不期同时,慕西文德,兴我宗族,家门雍睦。”《后汉书·虞诩传》:“自此二十馀年,家门不增一口,斯获罪于天也。

       瓿,潮音[bao6](暴),一种小瓮,用以做厨房的盛器。如:“一瓿咸菜(一小瓮咸菜)。”装咸菜的叫“咸菜瓿”,装豆酱的叫“豆酱瓿”。这是个很古老的词。《战国策·东周策》:“夫鼎者,非效醯壶酱瓿耳,可怀挟提挈以至齐者。

  水鸡在潮汕方言中特指大青蛙,老水鸡又称老蛤,犹言其老。“老水鸡倒头旋”,喻精明老练而出其不意,正反语义皆可取,聪明机智或老奸巨猾。“挨啊挨,挨成老水鸡”的语境则完全消极了,老水鸡是老油条,混着日子,不思进取。

       潮汕话叫睡觉的床为“眠床”,如:“伊爱结婚,去家私铺买个新眠床(他要结婚,去家具店买了张新床)。”潮汕俗语云:“有食万事足,眠床半生福。”(意思是吃饱睡足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虽然有点不够大气,但知足常乐,不为过也。

页面

订阅 RSS - 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