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上有一个令人忍俊不禁的笑话:一位外地人问一位潮汕籍的朋友:“潮汕话难学不?”潮汕朋友说:“很难学啊!”外地朋友问:“那‘很难学’用潮汕话怎么说?”潮汕朋友说:“嗬喔喔。

  潮汕人有一句可以作为其有别于其他族群的明显标志的响亮口号,叫做——家己人,拍死无相干!“家己人”者,自己人也,犹如客家人讲“自家人”。

  眼眥糜烂潮汕话叫“眵目墘”,形容之为“目眵眵”。“眵”潮音读作[zi5](止5),乃古语词。《说文解字·目部》:“眵,目伤眥也。

  脾气,潮汕话叫“心性”,谓人急性子,容易动怒为“猴囝心性”。近代汉语文学作品中有用例,多指人的性格、脾气,与潮汕话很接近,《警世通言·蒋淑真刎颈鸳鸯会》:“却这女儿心性有些跷蹊。

  上文我们说到“相”读阴去声表示相貌、样子的词义,这篇文章我们接着讲“相”读阴平声,表示“互相”的词义。

  “合”字再普通不过了,谁都认识它,潮音读[hah8](哈8),如“合作”“合理”等,潮汕话俗语云:“百货合百客,阿姆合阿伯。”

  “客人”叫“人客”,自古有,唐白居易在《池上即事》中吟:“家酝瓶空人客绝,今宵争奈月明何。”南宋陆游在《幽栖》中唱:“幽栖少人客,积病得衰残。

  年少时,在农村听老人聊天,几位没文化的长辈时常夹杂些奇怪的词语,如说:只撮薄壳过“参妻”;“格式”物件着落工正有好收成。读了几年书的我,总觉得这些词语太土了,根本无法写成文字。

  爿,是字书部首之一。《说文·木部》:“牀(床),从木,爿声。”《五经文字·爿部》曰:“爿,音墙。”即读为qiáng,指剖木为二,左半为爿,右半为片。这从“鼎”字的构成可得到充分的证明。鼎是古代炊器,多由青铜或陶土制成,但字不从“金”部、“土”部,正如《九经字样》“鼎”字注所言:“下象析木以炊。

  潮汕方言生活谚语云:“人心不足高,有酒嫌无糟。”意思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刚刚有了A,就想起了B。意思比较接近的俗语是“嘴一块,目一块”(嘴巴里吃着一块,眼睛还盯着另外一块)。

页面

订阅 RSS - 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