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下盛行用微信联系。微信中有人喜欢用潮州音打字,“没办法”写成“无伊变”, “天黑得快”写成“个天青里暗”,等等,常常读来摸不着头脑,这种做法说它幽默够不上,说它趣味又嫌不高档。在此不说它,只谈阿勇。

                      本版配图 刘文华

  去年9月7日,我在潮州日报“潮州文化”版上刊发了小文《有趣而古雅的潮州话》,算是本人有关潮州话系列随笔的开篇。文中谈到,潮州话存在变化多端的连读变调现象,还卖了一下关子:“连读变调的规律实在复杂,容今后专文再聊。”8个月过去了,今天就来聊聊这个话题。

  前一篇文章我们讲了指人的名词后缀 “鬼、客、伯”,有微友“一花一华”留言说:“下次可以讲一下‘老’与‘佬’,论行业:粿条老、饺老、鸡老、鱼老……喜欢吃什么食物也会成为某某老。

  上一篇推文,说了后缀“囝”,也带出了后缀“鬼”。这里就继续说说“鬼”等指人的后缀。

  熟语是指语言中常用且相对定型的词组或句子,包括惯用语、成语、谚语等。潮汕方言熟语中有的词存在“有音无字”现象,其实有的是有字可考的,它们是古代汉语的孑遗。下面从反义形容词的角度,选取几组作简要介绍。

  潮汕人在日常口语交际中,常借助动物并通过其特征,运用比拟的修辞手法进行讽喻,亲切生动而又富含生活哲理。

  潮州方言中有两个突出的有趣现象,似乎相悖。一是很多语词似乎文绉绉的,有一种咬文嚼字甚至于“掉书袋”(潮人所谓“书橱漏风”)的感觉,与普通话中一般使用的白话词汇有异。

  编者按:

  去年年底,朋友圈被一首潮语歌曲《老禾埔》刷爆了。撇开艺术性不说,歌词本身就有强大的生存力了,特别是那句“家内惜大惜细尚惜亩”,唱到了我们小百姓的玻璃心里啊!但揭阳话「da1bou1」的意思是“男人”,写成文字时却不能写作禾埔。为什么呢?要咋写呀?别急,听笔者说说老“禾埔”。

页面

订阅 RSS - 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