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年,高学历、学位的人多起来。硕士、博士常常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一种更高端的人才——博士后也经常碰到或听到了。这里想讨论的问题是,“博士后”的“后”字潮州话怎么读?我听到的,鲜有读作“欧6”,前后的“后”。基本上是读作“户”,皇后的“后”。皇后嘛,稀缺、高品位,博士后不读作“户”,似乎太土,太没文化了。

  一篇关于普通话异读字审音问题的微信文章,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专家们也都出来发表意见。这引起我对潮汕话朗读古诗词是否也有类似问题的思考,因为潮汕话中的异读多音字比普通话多得多,类似的难于处理好的读音问题也肯定存在。我们不妨也以这三首诗来分析一下,讨论讨论潮汕话朗读古诗的问题。

  上文给大家介绍了“相”字阴平声的两个读音[siang1](商)和[sio1](烧),及其相关的一组词语。

  孩提时代,一起玩儿的小伙伴们如有吵嘴打架之事发生,常常被长辈们叫去“教示”:“兄弟囝着相好,孬相骂相打。”自然,“相好”“相骂相拍”这些词就耳熟能详。

  上文我们写了20几条关于“脚”与“手”构成的词语。但事实上,“脚”不是[ka1]这个读音的本字,其本字是“骹”。潮音以“脚” 读[ka1] ,是张冠李戴的训读音。

  潮州话,作为一种方言,也是一个文化品牌。它在联结海内外潮人情谊中发挥了巨大的桥梁作用。每个潮汕人,只要走出潮汕方言区(不论是国内国外),一听到有人在讲潮州话,一种亲切感、认同感总会油然而生。

    潮剧传统戏《扫纱窗》,艺人们读成《扫沙窗》,观众也跟着称为《扫沙窗》。这个“沙”字,是当年“正音”的遗留,因为在正音中,“沙”与“纱”是同音字。
 

订阅 RSS - 读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