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意溪乡原来是因河流经过这里而命名。后来。这条河的名称改了,而作为乡名却保留了下来。
     这条河流原来叫恶溪,恶溪里头有鳄鱼。鳄鱼生性凶残,民间流传恶溪鳄鱼“有人食人,无人食影”。潮州百姓备受鳄患,不胜凄苦。

    《潮州志》:“秦汉时,自意溪以下,滨海冲积之地悉为溟渤……而滨海一带悉为荒陬,尚未开发。”那么,今天有海洋(溟渤)的遗存痕迹吗?
 

    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老地名在市民的记忆中逐渐变得模糊,慢慢成为老一辈汕头人口头上的一种叫法。有人说,记住了老地名,就是记住了汕头的历史。在此,我们精选了部分已经消失了的老地名,让年轻一辈汕头人了解曾经发生在我们这个城市的故事。
 

    自2006年以来我市实施地名公共服务工程,666条街巷路重新命名,推进了地名标准化管理   
 
     汕头的老地名,不仅是沧海变桑田的见证,也是社会发展的缩影。每一个地名的出现,都有它的一段历史,一段故事。随着汕头城区建设的日新月异及人口的逐渐“东移”,汕头老城区的不少地名正渐渐地从人们的记忆中淡出、消失。
 

    地名是某一区域的符号象征。作为一种象征,它首先是以声音作为其载体,于是就有了口头的称呼。随着历史的发展,人类社会产生了文字,于是文字又变成了它的一种符号;而且,文字还把它固定了下来。这样,地名有口头称呼和文字符号。有一些地名,从其文字形式的表象来看,与它的通俗称呼有所不同,口头称呼与文字形式似乎有所悖离。

    汕头旧称沙汕头,在澄海蓬州都。《澄海李(书吉)志》云:“沙汕头地临大海,有淤泥浮出,作沙汕数道。”滨海村落,多以沙汕为名。海丰有汕尾,饶平海山有东汕头,澄海苏湾有汕头仔。汕头仔又名南砂。据南砂《林氏谱杂记》云:“父老相传,其乡古为海底,平处名汕头仔(即南砂),高阜处名大汕头。(即江墘,内厝、外厝、内蚁、外蚁、弓兜等乡)亦犹今之汕脚。高处为汕,深处为海是也。

    在南澳岛老县城深澳,总兵府南侧杨公祠(已毁)旁边,有一条巷名叫“三尺六巷”,也叫“姑嫂巷”。此是何故?原来,这是因为清初发生的一件离奇命案而取名的。 
     南澳抗清18年,而长期固守此海防要冲的南明镇将,就是南澳副总兵郑芝龙穴郑成功之父雪旧部、勇冠闽粤的陈豹(1600-1664)。 

    南澳县孤悬粤东海中,多泊船之地,海上交通便利。仅其主岛上,含有“澳”字的地名多达30余个。 
 
     南澳 
 

    陇的地名,韩江三角洲中、下部是三角洲低地平原与海岸沙垅堆积平原的过渡地带,平原上有一些北东走向的古海岸沙垅。虽长期受人类活动改造,但仍略高出平原面,居以此地,取名某陇。
    陇啊陇,走呀走,走过陇乡九十九。
    陇头起步至陇尾,从东陇推到西陇。
    走进前陇达后陇,陇上陇下落下陇。

    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凭借对潮汕历史文化的执着追求,经近百次实地考察,耗时18年完成心血之作———《潮汕古今图概》!近日,65岁的澄海区溪南镇内厝村蚁美章老人向世人展示他手绘的《潮汕古今图概》,这幅用毛笔标注出6000多个潮汕地区古今地名的地图,同时还注有近万字潮汕演变史,图文并茂,浓缩了潮汕历史、地理人文等内容。普通农民18载绘就心血之作 
 

页面

订阅 RSS - 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