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俗好戏之风,由来已久。清康熙蓝鹿州《潮州风俗考》载:“梨园婆娑,无日无之……举国喧阗,昼夜无间。”“无日无之”说明演戏的频繁性:“昼夜无间”记录了日夜连演通宵达旦的淫滥程度。旧时村镇“请戏”,分“日夜戏”与“午夜戏”两种。前者从上午10时起鼓,至午餐歇鼓;下午3时左右续演,至晚餐歇鼓,晚上7时多夜戏开始,一直演至翌晨天明为止。

    三百六十行,行行有祖师爷(也称行业保护神)。中国古代的戏剧界自元朝起,有的祀“二郎神”,有的祀“老郎神”为祖师爷(也称戏神),演员则称“梨园子弟”。 潮剧崇奉的戏神为“田元帅”,若将其与其他剧种戏神作一粗略比较,自可领略潮剧戏神在地方文化上的趣味。
 
   潮剧戏神“田元帅”
 

    日寇侵略中国的灾难深重岁月,兽军铁啼所至之处,无不烧杀淫掠,民不聊生,百业凋零,作为社会文化的戏剧也不例外,潮汕沦陷时期潮剧遭受严重摧残,消亡殆尽,从史料记载: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岭东日报》报导:“当时潮音凡二百余班,是潮音戏鼎盛时代。”但至抗日时期,就从清末的二百余班,生存下来的只有十几个班,足见当年潮剧受害之深。
 

    潮汕是广东省离台湾最近的区域,处于粤、闽、台交通要冲,故自隋炀帝大业六年(610),官军从义安郡(即潮州)出航征台以来,对台关系非常密切。由于水路交通方便,在台潮人历代众多,也就把各种潮汕文化带至宝岛,广为流传。今就潮剧、潮乐在台传播状况,综述如下。
 

    明清以来,广东澄海樟林逐渐发展成为粤东最大的对外通商港口,千万民众从樟林港乘船头漆成红色的商船北上津沪、南下东南亚各国,开展贸易以及海外垦殖。由汕头市民营剧团澄海潮剧二团创作表演的潮剧《红头船》就讲述了清代潮汕人乘红头船到暹罗谋生,与当地人和谐相处,传播中华文化,共同发展的故事。
 

    曾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担任汕头市副市长的张华云先生风趣地说:“有人是恋爱后才结婚的,有人则是结婚后才恋爱的。我写剧本就是结婚后才爱上的。”这里写的就是他和潮剧的一段不寻常姻缘。
 

    潮剧传统剧目《扫窗会》,原来只是一个唱工戏,小生青衣轮流唱着一大段、一大曲,把戏唱得很瘟,死板呆滞。解放后,由老艺人和新文艺工作者通力合作,增强了表演,才成为唱做并重的优秀剧目,被誉为潮剧三块宝石(辩本、扫窗、闹钗)之一。
 
   卢吟词老先生参加这个戏的整理工作,为它设计了不少精彩的关目动作。
 

    潮剧音乐是我国瑰丽的戏曲百花丛中一株鲜艳夺目的奇葩,在传承的过程中,老师傅言传身教,习惯将文场、武场和演员唱腔形象地比喻为舞台的“三股索”。已故潮剧前辈王安明对三股索曾有这样的描述:“三股索要各负其责,各司其能,凝成舞台上一股不可或缺的张力”。

    提 要:
 
     水袖是戏曲表演唱、念、做、打中“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戏曲表演不可缺少的程式化表现手法。在剧目表演中水袖运用得好,能使人物的性格、情感等表现得淋漓尽致,从而推动剧情的发展;反之,如果运用得不当,就会削弱作品的观赏价值。所以在剧目教学中,教师应该引导学生用好“彼时彼地”的水袖功,以增强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陈秦梦是潮剧生行里的长青树,他19岁毕业于汕头戏校后,他的戏就没怎么断过,文革期间也一样。

页面

订阅 RSS - 地方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