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看到英语单词“China”时,我的脑际便会出现 “中国”和“瓷器”两个词。为何“瓷器”与“中国”的英文都是“China”?历史学家阎崇年在其所著《御窑千年》中这样阐释:早在一千多年以前,中国瓷器就跋山涉水、漂洋过海,成为无声的使者,向全世界传播中华文明成果的重要作用,才让西方世界把“瓷器”“中国”合为一体。

万壑树木(潮彩) 蔡禧平

▲剪纸瓷挂盘《金鸡报福》

文姬归汉 (瓷瓶)李锡榜

 

天女散花(瓷塑) 郑才守

江山秋色(瓷瓶) 蔡禧平

潮彩梅耳瓷瓶《山水图》。蔡永青 作

页面

订阅 RSS - 瓷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