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海是一片文化的沃土,更是动物舞蹈的家园。澄海的动物舞蹈是由明清时期的塗戏提升演变而来。塗戏是逢年过节由群众扮演的民间故事与戏曲剧目,在街道和广场上表演。由于演员众多,主次难辨,为了突显主题,艺人们开始从塗戏中总结经验,探索新的表演模式。
 

    闻名的地方“对我们都有一种诱惑,不是诱惑于美丽,就是诱惑于传说。”澄海虎丘山不仅风景秀丽,连传说也动人。相传,远古时候,这里卧着一只彩凤,背负雏虎,它们“为了拯救地震和海啸中遇难的百姓,甘愿以身扑火挡潮,化作山丘,长留人间。”其中,彩凤的头化作尖缨山,身子和凤尾则化作林木森蔚的虎丘山;背上的雏虎则化作山脊上奇石屹立的摩崖石刻中心区。春天里的一个早晨,我和朋友们一起登上了虎丘山。

    在澄海县境内的韩江东溪和韩江北溪之间,有一条横穿东溪与北溪的河流,这就是粤东最长的古运河——仙美溪,今称南溪河。
 
   仙美溪在莲下镇程洋冈虎丘山之北面,从营盘山到东里,全长约15里。由北宋哲宗年间盐官李前率民工所凿,从哲宗元祜元年(1086)至元符三年(1100),历时14年始凿成此溪。
 

    潮汕乡寨,起源于明末清初,建寨初衷,是为了防御外敌,一般有寨门、围墙和四角更楼,宗祠是村寨的中心,门前常有较大的空地,以方便祭祀活动,住宅建筑多围绕宗祠而建,前低后高,排列有序,形成纵横交错的街巷。乡寨独特的建筑形式、恢宏的气势、精致的装饰,以及其中所蕴涵的历史文化哲学内涵,均是一笔丰厚的文化财富。因此也在语言里留下了不少关于潮汕乡寨的俗语。
 

    砍竹、破竹、削篾、起花、编灯笼胚、收尾、糊贴纱纸、写字、贴花、上桐油……兔年春节、元宵将至,汕头市澄海区隆都镇前美村下底园社这个有名的“灯笼村”进入灯笼制作旺季,村民忙着赶制、销售灯笼,有的灯笼更远销香港、东南亚。
 

    汕头市澄海区隆都镇是著名侨乡,海外侨胞和港澳同胞人数达到了10万人,相当于全镇常住人口的1.5倍,其中镇内的章籍、前埔和后沟村华侨人数都超过1万人;全镇侨眷人数占总人口的70%,因此,在过去侨批业相当发达。可以说,隆都的侨批文化源远流长,它是隆都侨史的一项重要内容。

    林道乾,又名林悟梁,是明代澄海苏湾都南湾村(今湾头镇)人。青年时代曾当府小吏,有计谋,善机智。及后从事海上反海禁活动达30余年。足迹遍及台湾、安南、吕宋、暹罗、柬埔寨等地区和国家。成为明代拓殖南洋的著名人物。

    伴着初冬暖阳,站在古巷的这头,想象着巷道的另一端,是穿越千年的张望……当年,凤岭港口千帆竞渡,熙熙攘攘。当年,永兴街头吆喝声声,人来人往。如今,古港程洋冈褪去了昔日的商贸繁华,留下身后一片宁静安详。正是稻谷成熟的时节,农民忙着收割打场,妇人们三三两两围坐在家的门前的空地上闲话家常,孩子们打打闹闹,穿街过巷,一派和乐景象。很难想象,千年之前的这里是什么样。
 

    “澄海无客(指客家)大埔无白(指福佬)”,这是潮汕流行很广泛的一句俗谚,至今仍被很多文章所引用,似乎己成为定论。但笔者认为,上述的话说得有点绝对了,且不说目前大埔境内尚有一些福佬人讲福佬话,就说澄海吧,历史上有很多客家人迁入定居。从民系渗合与形成的过程看,历史上迁入澄海的客家人与当时澄海境内的其他人群相融合,才构成了今大的澄海人。

    在潮澄饶相交界的莲花山峰,主峰在澄海西北方向之处有一小岭,悬崖峭壁,山石怪异,景色秀美。昔年是闽粤的一处交通要道,峰岭顶端有一巨石屹立,状如“童子拜观音”,昂首合十,虔诚祷告,故先人命名为童子岭。

页面

订阅 RSS - 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