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作哲先生交代我为他的文学评论集写序已记不起是哪年哪月的事了。一叠厚厚的书稿默默无言地沉睡在我案头,也已经年并落满了灰尘。这些年他又陆续笔耕,不断为书稿增添厚度;同时也越来越绷紧了我的欠债感这一紧箍咒。这几天不得不搁置其他文债,掸掉郭先生书稿的尘埃,点点滴滴凑成以下方块字,滥竽充数算是序吧!

橄榄菜

  今年的夏天,93岁的蔡瑜在天津和汕头两地画坛引起轰动,他的中国画巡回展震撼了世人,成了这个夏季的红人。

作家们在秦牧故居前留连忘返

  远古时代,澄海的大部分地方还处于大海之中,是一个“海气昏昏水拍天”的海湾,后来才逐渐冲积浮聚成陆。现澄海地域在夏、商、周时属百越之地,秦汉时属南海郡揭阳县地,晋时属东官郡海阳县。隋、唐时澄地分属海阳、揭阳两县。明成化十三年后,分属于潮州府辖下的海阳、揭阳和饶平3县。

  进入新时代,老百姓有热切期盼,期盼领导特别是基层乡村的党员、干部要抓住机遇,补齐短板,要承前启后,学焦裕禄、学余锡渠“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心中有党”的精神,要拿出“抓铁

  水父、水母,潮水之神也。潮谚有“初三流,十八水”,到了农历九月初三和十月初四,潮水为一年最高,故潮俗以此二日为水父水母的神诞,沿江沿海居民备三牲粿品到岸边祭拜。

页面

订阅 RSS - 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