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阳江市海陵岛上的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参观,从“南海一号”沉船出水的宋代景德镇窑、浙江龙泉窑等精美瓷器和金玉首饰等等,实在精美。

与大海结缘的杨育挺

    同为提手旁的“捘”、“抟”、“挼”,主要是表示手掌和指头的动作。

    有些“文化”,有其特有的时效性,过期会自然作废。可是有人对此不理解,总是有着莫名的失落之感,于是时不时就会掀起一股怀旧的思潮,让人以为真的是谁浪费了文化的资源,而事实上,这样的反复反而拖了时代发展的后腿,并无积极意义。
 

    最近,揭阳某影视传媒公司投资摄制的首部大型潮语武打电影《孤胆少年》在揭阳华南大酒店隆重举行新闻发布会。
 
   该片以潮方言原汁原味展现粤东武打片的本土特色。由著名动作武打明星史洪波、石天龙等主演,导演柯宙执导,潮汕小品演员张建军等加盟拍摄,99%的演员出自潮汕本土新秀,是一部潮味十足的武打功夫片。
 

    潮州方言,即潮州话,属汉语方言八大语系之一的闽南语系。它的词汇丰富,幽默生动,富有极强的表现力,并保存着很多古汉语的成份,被人称为“福佬语”或“学老语”。
 
   潮州话是全国八大方言区中闽南方言的次方言,潮州人的方言,也是现今全国最古远、最特殊的方言。对潮州人来说,潮州话是维系感情的纽带,有巨大凝聚力。尤其在异域他乡。乡音相同,胜似“自己人”。

    饮食是人类最原始的文化之一。它伴随着人类的出现而出现,随着人类的进步而发展。饮食文化熔铸了人的强烈的主观意识性,人们把饮食除了满足生理上的需要外,更把饮食作为满足心理需求和良好愿望的重要途径。在潮汕,以食寄情、以食传言、以食祝福之民俗活动十分盛行,趣闻颇多。
 

    潮语秉承古汉语,古典雅致,是活着的古汉语,一经品味,书香浓郁。
 
   “行”、“走”两个词,是潮人日常口语,但其使用历史悠久,在周、秦、汉、唐时代,典籍诗文,均有记载。现代潮语中的“行”、“走”与古代汉语中“行”、“走”义是相同的,但由于岁月递邅,两词语义现在已改变,即“行”邅变为现代汉语“走”之意,“走”邅变为现代汉语“跑”之意。
 

    1950年代初,由于中泰关系紧张,泰国政府采取了诸多利弊交织的对华政策,新的剧种——潮语广播剧开始盛行。潮语广播剧在客观上延长了泰国华语话剧的生命。
 

    小时候,总是听母亲“深山篮内”,以为她不识字,可能不懂有“深山林内”一词,人云也云读错了。40年前下乡到粤东山区务农,当地很多带“林”的地名都被读作“篮”。如“柘林”读“柘篮”,“竹林”读“竹篮”,更有当地上年纪的老人将“树林”说“树篮”、“山林”说“山篮”。我这时才想到,“林”读“篮”可能是潮音的古读。然而查遍字典却没有这种注音。

页面

订阅 RSS - 潮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