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末,接张道济先生电话,要我为他的一本文史新著写序,我感到有些突然,而且觉得难度很大:第一,从来没做过;第二,按一般规律和时风,水平或名位应比作者高,可我两者都不是。因而迟迟动不了笔。等到第二次催稿电话,在话语中感到朋友的一片真诚,只好勉为其难。好在道济的文章大部分读过,在众多作者中有较深印象的。 
 

订阅 RSS - 潮汕文史探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