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当今世界正进入文化经济时代。文化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推动、引导和支撑作用已越来越明显。大到区域经济发展战略和产业政策的制定,小到企业生产管理和名牌产品的创立,既是经济活动也是复杂的文化活动,需要文化的力量和智慧。
 

    尽管谢海生(驿路风尘)的汕头之行已过去一段时间,但其《潮汕的春天还会到来吗?》(以下简称《潮汕》)一文在汕头市民中引起的反思至今仍未停止。记者昨天电话连线在武汉的谢海生和他的同学,以及在深圳的汕头籍企业家。谢海生心情激动地说:“在汕头这短暂的几天里,我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求变求进氛围,感受到汕头涌动着一股春天的暖流”。
 

    近悉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成立十周年,在饶宗颐老先生的发起下,并在海内外各界的鼎力支持下,由三十几位热心于潮汕历史文化的老同志老前辈,利用晚后之余,为整理和弘扬潮汕历史文化默默的耕耘了十载,劳苦功高,敬佩之至!
 

    汕头目前正处于关键的转折期,尽管前几年经历了风风雨雨,但如今已走出谷底,进入新的起跑线。面对许多亟待解决的困难,如何做到精神不能输、责任不能输,志气不能输,以积极进取、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精神和强烈的责任感来做好当前的工作,如何弘扬潮汕文化的精华,提升潮汕文化的创造力,为汕头经济的再次腾飞提供精神动力和文化支持?带着这一问题,记者日前采访了市政府政务咨询委员刘锦庭。 

    。蔡起贤先生与世长辞了!噩耗传来,朋辈无不为之痛惜。 
     蔡老是潮汕的知名学者、诗人,他在潮学研究、诗词创作、文学教育等方面,都有卓越的建树。蔡老又是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的中坚,自1991年″研究中心″创建以后,蔡老先后任“研究中心”的理事、《潮汕文库》的编委、“研究中心”的顾问等,为潮汕文化的学术研究及各项重要工作,竭心殚力,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人物简介]  陈跃子,1958年出生于广东澄海。长期从事宣传、文化、新闻工作,在新时期潮汕乡土文学创作上20年坚持不断探索和实践,形成自己的创作风格,在省内外有一定影响和知名度。在文学理论学习、研究上,着重于潮汕地方文化、风土人情对于潮汕文学的观照方面的研究并不断渗透进文学创作实践,形成自己的“乡土文学观”。
 

    由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方烈文主编的《潮汕民俗大观》获得1999年第6届鲁迅文学奖。正如黄赞发先生在该书序中提到的:“潮汕民俗是潮汕文化最具特色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部大观,实际上是展示并弘扬潮汕文化的一部绚丽画卷和斑斓史篇”。    

    这次研讨会的主题是如何建设潮州学这样一门学科,来提高潮汕历史文化研究的水平和档次。这是一件令人鼓舞的大事,也是一个创举。我有幸恭逢盛会,想围绕这个主题谈几点不成熟的看法,向各位请教。
     一、潮汕文化与潮州学

    我们所说的潮汕文化,可以有两重含义,一是潮汕地区的文化作为中华文化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由于地理环境、经济条件、人文风习等原因而具有一定的地方特色。二是文化学意义上的潮汕文化圈,是中华文化大系统中的一个独具特色而又有全国性意义的小系统,如人们中所公认的齐文化、鲁文化。吴文化、越文化、楚文化等等。如属前者,当然没有疑义,但只具有地方性的意义。

    潮州剪纸是中国剪纸艺术中的一枝奇葩,它以其精巧修理、造型优美著称。一般采用特制的大约半厘米长的尖嘴剪刀,在一迭纸上剪成,每次大约可以剪出同样的四五张剪纸,潮州剪纸的艺术特色是秀丽、明快、柔美、工整精巧、玲珑剔透,较为注重写实,作者依照一定的样谱剪裁,并通过作者对自然物象的理解进行改进,体现了细腻入微的线条和合理的疏密空间的对比关系,因而具有很强的装饰性和工艺性。

页面

订阅 RSS - 潮汕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