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在远古时属南交之地,200O多年前的夏、商、周时属扬州南部的荒僻地 带,居住在这里的居民为越族的一支。秦始皇帝三十三年(前214)平定南越,设立象郡、桂 林、南海三郡。在南海郡的揭阳岭设置戍所。秦末陈胜吴广起兵抗秦,赵佗占据这里,佣兵 自立为南越武王,设揭阳令于此,于是这里才有政权建制。汉武帝元鼎六年(前111)平定南 越,设置揭阳县,属南海郡,开始有直属中原王朝的政权建制。

    文化既可成为前进的动力,也能成为前进的包袱。潮人既然有别于其他的两重文化体系,说明其文化包袱也比别人的重。自然人也好,社会人也好,小至家庭,大至国家、民族,在前进中都必须及时地卸掉过时的包袱,才能轻装前进。因此我们必须分析,潮人在前进中,哪些传统是需要继承的,哪些包袱是要及时卸掉的,有的则要彻底抛弃之。
 

    前段时间在韩益民老师的博客上看到一篇《潮汕人和客家人之转化新例证》,涉及到了一些关于潮客两族的源流问题,由于我自己是一个客家人,对客家文化比较关注,于是当时就回复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和了解,应老师之邀,现把回复略为整理,一并凑为一篇文字。
 

    近百年来的客家研究经典文献中,客家人作为一个“民系”或“族群”的身份与认同,一直是客家研究领域的核心问题。从学术史角度辨析这一问题形成的缘由与局限,超越族群意识,从地域社会史角度考察客家人的物质生活和精神世界,或带来学术发展的新空间。
 
   ■ “客”与“潮州人”
 

    潮人,是个群体概念。它不是一个民族,但它却比某些少数民族更具特色。所以有的研究者称之为“族群”,即在汉族共同体中的一个具有共同文化特征的群体。这样的群体当然并非潮人一个,比如居住在贵州安顺的“老汉人”,是朱元璋时期从安徽一带被派到那里驻防的军人及其家属,他们在少数民族聚居区中,顽强地保持汉人的特征,至今还穿戴明朝时的衣服,擅演军傩。

    【本报博讯】毕生研究中国经济﹐著作等身﹐中外驰名经济学家郑竹园教授﹐五月初从印州博尔大学退休。该校校长及董事会主席鉴于郑教授在研究教学上的重大贡献特颁予卓越成就奖章Medal of Distinction﹐这是该校给予教授的最高荣誉奖﹐是该校创校以来﹐亚裔教授获此荣誉的第一人。

    前段时间在网上遛达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一本书《民国潮汕人物评传》,潮汕人物、有没有李嘉诚?民国的、应该没有吧?点开目录看看,真的没有,没有就买。5天后,书到手,2小时,书看完。 
 

    我是四川人,现在在揭阳一个中学教书。 
    

    
      因国人欢度元宵佳节特别隆重,故称之为“闹”,而潮汕人把这个“闹”字,真是“闹”到了极致。就像我家乡澄海,有一个叫隆都的千年古镇,从正月初六七开始一“闹”就“闹”到二十一,前后半月。正月初六后,各村各社轮番闹起“灯节”,有时数个村同日举行。村社轮流“闹”,白天闹“游标”,夜里“游灯”。
 

    近来,一篇名为《我们潮汕人没什么好嚣张的》的文章在网络上甚嚣尘上,罗列了潮汕种种“浪险”事例,比如李嘉诚、黄光裕、马化腾。题目说“没什么好嚣张”,其实那气焰啊是相当的嚣张。有人拥护赞成,有人嗤之以鼻,有人忙于转载。
   我给它的结论是:貌似低调,实则招摇;貌似无聊,实则无知;貌似光荣,实则悲哀……

页面

订阅 RSS - 潮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