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食抑未?日昼食糜抑(不是)?

  网络上有一个令人忍俊不禁的笑话:一位外地人问一位潮汕籍的朋友:“潮汕话难学不?”潮汕朋友说:“很难学啊!”外地朋友问:“那‘很难学’用潮汕话怎么说?”潮汕朋友说:“嗬喔喔。

  “客人”叫“人客”,自古有,唐白居易在《池上即事》中吟:“家酝瓶空人客绝,今宵争奈月明何。”南宋陆游在《幽栖》中唱:“幽栖少人客,积病得衰残。

  房,原义是指居住着人或放置东西的建筑物,可引申为家族中的一个分支。若按此来看,“五房”应是家族分支中排行第五的一系,或是五个房份合成的单位。但在揭阳境内,这却是一个乡村名字,称“五房村”。连村周围的一片山岭,也称为“五房山”,这是为什么呢?

    潮汕方言属闽南语系,是广东省三大地方方言(广州话、潮汕话、客家话)之一,每个字的发音有古汉语八声读法的特点(现代汉语只有四个声调),一些在现代汉语中少用甚至消失了的字句、音韵却在潮汕话中很原始的保留着。如“忌惮(顾忌)”、“翘楚(有能力)”、“道行(本事)”、“伊人(他们)”、“银(钱)”、“咸(都)”、“盅(杯)”、“樽(瓶)”等等,因而潮汕话被称为“中古汉语的活化石” 。

    赌博,潮语称为“buah8钱”,这buah8 不是“跋(跌倒)”,应书为“博”,“buah8钱”就是“博钱”。
 

    这“要、欲、爱”三个词,很是常见常用,潮语也然。在潮语中,虽然这三个词有时也发同音ain3,词义却多有差异,如不细加辨识,难免会被混用。
 

    彩虹很美丽,也很普通,但“虹”字怎么就从普通话hóng 变成潮语kêng6 了?这语音的嬗变,让人摸不着头脑。
 

    “斢”和“黈”字形相近,音义相同。汉音《广韵》都注“天口切,上厚透;潮音tou5。词义,指称黄色。《广雅·释器》:“斢,黄也。”《集韵·厚韵》:“黈,黄色。通作斢。”可见,“斢”、“黈”作黄色解,词义是互通的。潮语有“斢黄”,指渗淡灰的黄色;有“斢红”、“乌斢”,指带点淡黄的红色和黑色。当然,“斢”换成“黈”,写为“黈黄”、“黈红”和“乌黈”也是可以的。
 

页面

订阅 RSS - 潮汕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