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的某一天,像许多潮州前辈老乡一样,16岁的郭勇标踏上了外出谋生之路。
 

    歌谣是一种民间大众文艺,或抒写事实、或表现情绪,反映人民大众的普遍诉求和共同心理。潮汕歌谣首先是地方的,一方水土育一方人,一方水土唱一方歌。自然环境的陶冶、历史长期的积淀,造就潮汕文化中和、开放、多样的特点,反映在歌谣上便是善于汲取别人长处、结构形式和表现方法多样、平和而不激烈、含蓄而不奔放、精细而不阔大的开放型海洋文化。

    我,一位喝韩江水长大的潮汕男人,曾经在韩江边上度过我无忧无虑的幸福童年。其实,幸福只是一种感知,它是没有平均指数的;你自己感到快乐,那就是实打实的幸福,不需要今天那些看起来有点荒唐可笑的数字化表格来衡量。现在回忆起来,那个时候应该是“吃不饱穿不暖”的时代,但在我生命的硬盘里,却没有留下任何“挨饿受冻”的记忆。而“快乐”和“无忧无虑”却深深地被刻录了下来。
 

    在潮阳城区和一些乡村,农历每年九、十月,都有赛桌习俗。
 

    历史上的潮汕侨批,以其独特的文化形式,丰富的文化内涵,强大的文化功能,将其在海外吸纳的文化,源源不断地传递到潮汕侨乡,促进了侨乡文化的新构,丰富、加厚了侨乡文化,从而有力而有效地推动了潮汕华侨文化的形成与发展,并成为潮汕华侨文化一个极具鲜明特色的组成部分。潮汕侨批无疑是极具历史文化价值的世界记忆遗产,当之无愧地应该荣膺世界档案遗产。
 

    龙年到了,很多村都在忙着12年一次的盛大活动,在科学昌明,社会文明的今天,我们已经有点看不明白这样子的营老爷算是纪念先人还是迷信活动?其实,今天我们坦然面对这些带有迷信色彩的民俗活动,从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社会文明的进步,中国社会也的确需要一些信仰让中国的普罗大众能够坦然面对今天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作为一个生在潮汕,长在潮汕,一直在观察潮汕社会变迁的人,自然不会错过龙年如此精彩的活动。

    说我打小就会说一些英语单词,熟悉我的读者一定以为我吹牛。因为我生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长在六十年代,到哪儿学英语去?但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了。我举几个例子让你瞧瞧:自行车在那个年代是稀罕物件,汽车就更少见了。

    “营老爷”是潮汕地区一种非常流行而极其隆重的民间节俗活动。“营”是游行的意思;“老爷”是潮汕人对神的别称。“营老爷”就是游神,就是把神像从神庙里请出来游行。潮汕“营老爷”堪与北方庙会相媲美,被誉为潮汕人的狂欢节。潮汕“营老爷”习俗源于古人对神的崇敬、祭拜。潮汕民间俗信,农历十二月二十四日神上天,正月初九神落天。

    潮汕与台湾一衣带水,两地之间的往来源远流长。有史志可考的,始于隋朝。“公元610年(隋大业六年)2月,武贲郎将陈棱、朝请大夫张镇周(或作“洲”)奉命率兵万余人,从义安海港(今饶平柘林湾)跨海进发,随军有‘南方诸国人’。流求人见到船舰,往往诣军中贸易,舰上有昆仑人颇解其语,遗人慰谕之,但流求王欢斯葛刺兜设栅拒守,隋军击毙其王,俘获七千人”。

    “参天之树,必有其根;世间之人,必有其祖”,数典不忘祖,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潮州人,福建祖”,早就在潮汕地区广为流传,饶宗颐教授总纂的《潮州志》明确记载:“唐时中华氏姓迁入者,有潮阳洪氏,来自莆田”,“自宋以来闽人多迁潮,而仕宦占籍尤众,以莆田为最多”,其中有黄、郑、方、陈、萧、魏、丘和兴化蔡诸氏。莆田则是中华先民南迁的“中转站”。

页面

订阅 RSS - 潮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