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个世纪30-40年代间,泰国华侨在如火如荼的救国热潮中,涌现出陈景川、陈守明、蚁光炎、郑子彬、廖公圃、余子亮、潘伯勋等一批杰出的侨领。其中,与陈守明是挚友、与蚁光炎是同行、知交的潘伯勋先生其事迹鲜为人知。
 

    用物理学家、金融专家来称呼他似乎都不全面,把他称为活跃在中国、美国两国科技、金融界的一位社会活动家则更为贴切:他是国际华人科技工商协会主席、美国凯思比海外创业投资公司董事长、美国东方银行董事;他取得了纽约市大学博士学位,曾担任加拿大麦基尔大学、纽约市大学、纽约理工学院博士后,研究员和副教授,在基本粒子理论中的夸克质量,超弦模型,动力学破坏等物理学的研究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果;他曾任职于美

    中原的历史自秦汉起就与北方游牧民族纠缠不清。
 

    从前在潮语区,夫妻之间相互称呼,可说是世上最奇特的,就是没有专名,一声“喂”就算是对对方的称呼。或许是因为这样实在大无情无礼,所以就有另一种称呼,生儿育女的,夫称妻为“某人伊嫒”,妻称夫为“某人伊爹”,算是有个中间媒介或称桥梁作依托。面称是这样,背称也如此。背称时,还有假借一个“伊”字,或用一个“阮姿娘人”、“阮女么”,“阮大埠人”、“阮翁”来述说的。

    风筝,俗称纸鸢,潮人称为“风琴”或“风禽”,潮人翁子光《潮汕方言》:“纸鸢……或称作风琴,其声筝筝,故又曰风筝”、“放纸鸢,乡中人称放风禽”。风筝在我国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春秋战国时期,公输般做木鸢以窥宋城,这木鸢实际上就是原始的风筝。当时的风筝多用竹、木制成的,是用在战争中传递消息的。到了西汉时期,人们已用纸代替木、竹,称为“纸鸢”。

    起由:在注解道德经过程中,发现“将欲歙(x墨)之必固张之”句中“歙”的解释颇为艰难。新华字典对“歙”的注解是(歙:吸气或通过呼吸吸入歙,缩鼻也。从欠,翕声。——《说文》。字亦作噏。)很难又准确的解释。而潮汕话中的“歙”就很容易理解,“歙床脚”、“歙椅脚”,其中的歙就是塞住、垫高的意思,这对理解道德经三十七章的意思非常又帮助。是的要塞住或垫高就必须先把椅子或东西抬高。

    潮郡善堂是体现了潮地人民从善向善、关心他人、关心公益的一种精神文明,是一种良好的社会风尚,是值得研讨的一种潮郡社会人文现象。本文就潮郡善堂产生缘由、规模、结构、善事活动、文化特色作粗浅探讨,希仁人斧正。
 
   一潮郡善堂产生的缘由
 

    清顺治皇帝姓爱新觉罗,名福临,6岁时因其父太宗(皇太极)骤殁而登帝位。翌年(1644),多尔衮亲王举兵入关,迎他至北京为中原之主。当时的朝政由摄政王多尔衮把持,他凭皇室的优越条件勤读群书,故对满汉文化均有深厚根基,对佛学也有所了解。多尔衮亡后,他于14岁亲政,日理万机。

    有人说,潮人逢喜事不吃“粉线”,因它与“分散”谐音,不吉利。其实并非如此。潮汕人根本无此类禁忌,因为与“散”同音的事物,前人用改口相称的办法,巧妙地避开了。这样,在百姓的日常用语中,几乎不存在“散”的问题。 
 
   潮汕从来没有“粉线”这种说法。广州人叫“粉”的东西,潮汕人叫“粿”或“粿条”。昆明人叫“米线”,潮汕人叫“米粉”。 
 

    引言
 

页面

订阅 RSS - 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