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历史长河留传下来的戏曲传统剧目,今天,正在经历着变革时代的震撼,面对着观众审美要求不断变易的现实,面对着艺术市场激烈竞争的严峻考验,应当从迷茫和消沉之中振奋起来,摆脱因袭的惰力,强化超越意识,实现自我变革,从而跟上时代前进的脚步。重新审视戏曲传统剧目的实际价值,既不轻率否定它具有的作用,又不自视过高而固步自封,是实现超越的前提。

    脸谱是潮剧舞台人物脸部化妆的一种特殊形式,是潮剧艺术的组成部分。潮剧舞台上勾上脸谱的人物,主要是净行(俗称乌面)和丑行,其他行当除生行的关羽、赵匡胤;武生的孙悟空、姜维等少数人物外,一般都不勾脸谱。 

    2000年10月,广东潮剧院一团新编大型潮剧《葫芦庙》上省展演,并到韶关、珠海、深圳等地巡回演出,引起轰动。在戏曲普遍不景气的今天,《葫芦庙》的成功,值得思考。这里我试从创作视角和创作形式两个方面,探讨《葫芦庙》的成功所在。
    其一,《葫芦庙》题材好。剧作者在忠实原作的基础上,融入了严肃认真的思考,赋予历史题材警世的现实意义,拓展了作品哲理思维的空间。

    在一片"潮剧经典剧目该不该复排"的议论声中,潮剧现代戏《江姐》终于登台亮相了。

    新,是戏剧审美魅力的重要条件。由郑暹发执笔编剧。郭辅导演。广东潮剧院二团排演的潮剧《翁万达主婚),在创作及舞台表演上都有可贵的创新,这种创新,可以说是在“模写物情,体贴人理”(王骥德语)上来实现的。
    老题材新意蕴  

    关于潮剧《火焰驹》,固然是一出好戏。可是观赏过后,在兴奋之余,我还是想提出一些意见的。  
   首先,戏名定为《火焰驹》,就含有古剧《红鬃烈马》的味道。但这“红鬃烈马”是贯串全剧的。《火焰驹》一剧,如果没有“火焰驹”的突然出现,则这出戏就不可能顺利收场。  

    观赏了整个夜晚的潮剧《火焰驹》,很觉得广东潮州市潮剧团较之过去两度来新的精彩演出,已经在百尺的竿头,更迈进了一个大步。  
   所以,戏当然是好戏,尤其是文场“表花”一折、武场“奔马”一折。前者阴柔,后者阳刚,两者相互辉映,实在难得一见。  

    早听说,广东省潮剧院一团将莅新演出,一连十天,有好戏连台。可能,是这几年有参与演出了《火烧临江楼》、《放山劫》和前不久导演了《聂小倩》,逐渐,对潮剧有了新的认识及兴趣的缘故,我和新加坡潮剧爱好者一样的心情,期盼着这支具有权威性的潮剧院一团的到来,期盼着早日观赏到他们精湛的艺术风采。

    喜欢看潮剧的人,有的是看故事,有的是看演员,有的不是看而是听,听音乐,听唱腔,有的是什么都看什么都听。我喜欢看潮剧,我是什么都看什么都听,但我更喜欢看唱词,听唱词,我更喜欢寻找一出戏中有没有一、二段好的唱词。如《井边会》的"野旷云低朔风寒,惟有冰雪封井栏。一滴珠泪一滴水,泪末流尽井已干。"我最佩服张庚老先生说戏曲是剧诗。

推介日期: 
2013-06-25

    潮剧又名潮州戏、潮音戏,是用潮州方言演唱的一个古老的地方戏曲剧种,列广东三大剧种之一、中国十大剧种之一。2006年,经国务院批准,潮剧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潮剧为宋元南戏的一个分支,距今已有四百多年历史,主要流布于粤东、闽南、台湾、香港和东南亚等地。在长期的发展演变过程中,潮剧逐渐形成其独特的艺术风格:唱腔轻婉低回,抒情优美;生、旦表演轻歌曼舞,优柔俏丽;丑行分工细密,程式丰富;音乐和表演形式兼收并蓄、善于博采众长,改造为己所用。

页面

订阅 RSS - 潮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