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汕头都知道,中山公园有一座“七贤亭”,是假山的一部分。这“七贤亭”建得也特别,不是建在假山上,也不是建在地面,而是建于假山旁边的人工石洞上。

“狮峰讲坛”上,王璜生作题为《芳草长亭:从李叔同的油画说起》的讲座。涂英鹏 摄

  王昭君的故事好多人都耳熟能详,但您知道王昭君第二任丈夫的历史吗?这位草原上的汉子在就任古匈奴君主11年的时间里致力于同汉朝和睦相处,为中华民族的融合做出了贡献,他赢得了世人的敬重,并被后人尊为雕姓的一个始祖——复株累若鞮单于,栾提氏,名雕陶莫皋,是西汉末年匈奴王,继父亲呼韩邪单于之位,复株累乃其王号,公元前31~前20年在位。

  歇后语“买尾咸鱼去放生,唔知蔫”,讥笑缺乏仁德之心,却又赶潮流做善事的人,弄巧成拙。

  “咸鱼”,渔民把捕得的鱼,择其可以腌制的鱼类腌成咸鱼。居家人常买后佐饭吃。“蔫”指动物或鱼类死后,腐化变质,“唔知蔫”就是不知臭。

[历史文化]箭下留人

  明代崇祯年间,一个春天早晨,大雾漫天,寒气袭人,在东界风吹岭上,一班朝廷官兵打扮的人群,风尘仆仆朝柘林港赶来。被簇拥在中间的是明代忠臣、东界鸿程乡的尚书黄锦。他此次回梓是领绍前来治理屡为灾害的“大泊山”洪水,今期满赶路回朝的。

[民俗风情]茶薄人情厚

  潮汕人嗜饮工夫茶,无论百姓家庭,还是坊间商铺,甚至办公场所,必备茶具。滚水升腾,茶香扑鼻,是你在潮汕街道上所见所闻的常态。由于嗜茶成俗,也产生了许多与“茶”有关的词语和俗语。最让外地人啧啧称奇的是潮人不把茶叶当“叶”,而是当“米”,把茶叶叫“茶米”。

[潮汕建筑]潮汕围屋泛论

  关于潮汕民居、潮汕祠堂,这几年的讨论可算热闹了,也取得了一些成果,如大木作的研究、建筑装饰的研究等,但是一些基本的概念,如布局方面,却还没有拿出“说法”。

页面

订阅 潮汕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