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批》开卷,吸引我的是小说开头的一口井:“大埕西边那口井废了至少三十年。有人投井自杀后,很旺的一口井只好用两块长条的石板封起来。梦梅还记得,小时候能透过石缝偷看井里的水——水面上如同蒙着一层油,经常有奇怪的影子在其中晃来晃去……”随着这个小切口,小说由井写到投井人痟番客,由痟番客写到过番,写到遥远的番国。

  翻开陈继明先生最近推出的新作《平安批》,一种熟悉的气息便扑面而来。关于侨批题材,近些年来本土作家也有涉猎,印象较深的是初勤兄的小说《番客》,但由一个“外地人”来写潮汕侨批故事,似乎尚属首次。

吾潮文化先贤刘侯武(国画) 刘启本 作

上世纪20年代末王少楠在潮州集资兴建的瀛洲酒店

  作家陈继明用近二十六万字的篇幅书写侨批故事,在广阔的历史画面上刻录时代风云和“过番”的悲欢离合。以郑梦梅为主角,他塑造了吃苦耐劳、孝道团结、忠义守信的华侨形象,内容引人入胜,情节环环相扣。掩卷凝思,《平安批》确是一部具有人文温度的力作,其讲述的不仅是潮汕故事,也是中国故事,更是世界的故事。

页面

订阅 潮汕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