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若干年,方言突然火了起来,用方言写作的人越来越多,手机短信、微博、微信文章、歌谣、歌曲、段子、小品、相声等等。我越看越高兴,因现在这些用方言写作的人基本上是年轻人,方言式微并逐步走向消亡的焦虑起码减弱了不少。但从这些方言书写的文字看来,用字五花八门,存在的问题还有很多。

  近些年,高学历、学位的人多起来。硕士、博士常常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一种更高端的人才——博士后也经常碰到或听到了。这里想讨论的问题是,“博士后”的“后”字潮州话怎么读?我听到的,鲜有读作“欧6”,前后的“后”。基本上是读作“户”,皇后的“后”。皇后嘛,稀缺、高品位,博士后不读作“户”,似乎太土,太没文化了。

  前言:文学源于社会需要,是人类社会因应生存与发展的精神需要之产物,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社会实践与社会关系需要之产物。由于历史上潮人未能产生自己的仓颉,潮人也便与自己的书面文学擦肩而过。然而,口头文学却不会因此而无迹可寻。发祥于潮州的土著畲族,其始祖盘瓠就葬在潮州凤凰山。

  二、潮州古代文学之滥觞

[潮汕人物]潮州总管王翰

  王翰(1333——1378),字用文,号时斋,自号友石山人,仕名那木罕,河南庐州路独山(今属安徽合肥市庐阳区)人,屏居福建福州路永福县观猎山(今属福州市永泰县塘前乡官烈村),元代忠臣、元季明初诗人。先祖为汉人。生于元元统元年(1333)。初授河南庐州路(路治在庐州,今属安徽合肥市庐阳区)治中。

  据《海阳县志》载:吴殿邦,字尔达,号海日,海阳枫溪(今潮州市枫溪区)人。博学能文,工诗赋,善书法,才名籍甚,年三十中万历壬子(即万历四十年,1612年)解元,癸丑(即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进士,官通政司参议。天启元年(1621年)辽阳失守时,御史房可庄接连上疏,请求起用李三才,吴殿邦当即详细辩论李三才不可用的理由,见识出众。

  在潮州市至今获得的十几个国家荣誉称号中,最让人感到甜蜜、亲切的称号,应该是我们的母亲河韩江,被评为2017年度全国十大最美家乡河之一。

1978年9月在广州演出《辞郎洲》(林舜卿饰陈璧娘)。

  针对有的文史作者以为揭阳旧城的“攀龙坊”,是因为纪念明末贬揭典史高攀龙而取名。陈作宏先生新近特撰文,以嘉靖二十六年所修《潮州府志》已涉揭阳攀龙坊之名,而高攀龙则迟至嘉靖四十一年才出生,说揭阳攀龙坊是为纪念高攀龙属于无稽之谈,真可谓言简意赅,中肯之至。

页面

订阅 潮汕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