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澄海寺院嵌名联

    澄海的寺庙不少,寺联也多且不乏值得一读的妙联,笔者撷得其中三副嵌名联试析之,愿与读者共赏——
 
     塔寺庄严称灵地,山清水秀盖粤东。 
 
     这是塔山寺的山门联。此联以寺名“塔山”冠首,写出了塔山寺庄严雄伟的建筑特色及塔山风光优美的自然环境,意境开阔,气势不凡。 
 

[潮汕人物]香港巨商陈殿臣

    陈殿臣(1874—1939年)字汝南,澄海县澄城镇人。以附生参加光绪癸卯(1903年)顺天恩科乡试,在河南开封得中第144名举人,出自翰林院编修安徽周维藩之门下。陈殿臣考中的是清朝末科乡试,他目睹清廷的腐败,感到功名已经没有希望。便东渡日本留学,读速成班毕业后,旋返回香港,随其父陈春泉(利财爷)经商。

    潮汕华侨都有恋国怀乡之情。一些侨胞回乡省亲时,总不忘把侨居地一些物种带回来,让异国他邦的特产在故国家园落地生根,也让家乡人记住在异国他乡闯荡奔命的亲人。其中最多要算树种,这些树往往被当地人称为“番树”或“番仔树”。百几十年过去,除了一些树因故消亡外,众多“番仔树”已长成参天大树,大树身上的故事还在流传。 
 
     下陈菠萝蜜已逾百岁 

    《水浒传》中有两处地名,叫揭阳岭和揭阳镇,就是宋代广南东路的揭阳岭和揭阳镇。揭阳镇是古揭阳县治,揭阳岭也称揭岭,五岭之一焉。这处地方,特别是远古时候,漫山遍野都长着野生桔子,因此也叫“桔岭”。又因为揭阳镇在桔岭之南向阳之地,古越人聚居时故称“桔阳”。桔阳古县,来龙去脉颇多。 
 

[饮食文化]白糜

    粥在潮州话中叫“糜”,这在中国许多古籍中都有所记载,先秦时代中国的一部辞书《尔雅·释言》便有这样的解释:“粥,糜也。”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也提到:“黄帝初教作糜。”可见“糜”历史之悠久。在元人李杲的《食物本草》上面,可以读到潮州人食白粥的最早记载:苏轼帖云,夜饥甚,吴子野劝食白粥,云能推陈致新,利膈益胃。粥既快美,粥后一觉,妙不可言也。

    俗语“三斗油麻,倒无粒落耳”,喻人家说了许多话,而他一点听不进。“油麻”,芝麻。“三”指数量多。“斗”量器,盛谷物,一斗二十斤。

    潮曲演唱目前遍及我市城乡,是群众所喜爱的文化活动形式。在潮曲演唱中有些术语,也是人们经常听到或使用,但真正了解其内容和涵义的并不多。为此,笔者就所了解的略作简介,以飨广大潮曲爱好者。
   潮曲演唱是从潮剧派生出来的,目前演唱的也多为潮剧剧目中的唱段,故也有称之为潮剧演唱,实际上潮曲演唱还应包含词、曲重新创作的乐曲(如近期由李英群作词、陈鹏作曲的《问鉎牛》。)

    自北宋初年起,潮州即有“海滨邹鲁”之美誉。《永乐大典·卷5345》引李公甫《回张潮州启》曰:“封疆虽隶于炎方,文物不殊于上国。”可见,自唐宋以来,潮州也是催生对联的一方沃土。可惜的是,由于经历了宋元之际、明清之际、“文革”的三次劫火,地方文献散佚殆尽,因此,时至今日,我们仍很难对潮州的楹联史作比较全面系统的阐述。只能根据幸存志籍中的零星资料,粗略地寻觅其发展的轨辙。如:

    黄冈河流经黄冈城南隅出海,河床宽阔,河水甘甜,哺育着黄冈人民。古时,黄冈是海运、河运交汇之圩,小轮船、木帆船沿河停泊,担水巷自黄冈开埠以来是繁华地段,两旁商店、行铺鳞次栉比,米行、杂货店、批局、旅社、当铺、搬运站组成一条经济街衢。

    日本茨城基督教大学博士志贺市子、拓殖大学研究员玉置充子,近日考察汕头市存心、诚心等善堂。 
 
     在存心善堂,两位女学者了解潮汕一些民俗活动。当她们得知该堂连续两次募巨款购物资,专车运往四川灾区救援灾民动人事迹时,大赞潮汕善堂民间救济传统。 
 

页面

订阅 潮汕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