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华侨都有恋国怀乡之情。一些侨胞回乡省亲时,总不忘把侨居地一些物种带回来,让异国他邦的特产在故国家园落地生根,也让家乡人记住在异国他乡闯荡奔命的亲人。其中最多要算树种,这些树往往被当地人称为“番树”或“番仔树”。百几十年过去,除了一些树因故消亡外,众多“番仔树”已长成参天大树,大树身上的故事还在流传。 
 
     下陈菠萝蜜已逾百岁 

    《水浒传》中有两处地名,叫揭阳岭和揭阳镇,就是宋代广南东路的揭阳岭和揭阳镇。揭阳镇是古揭阳县治,揭阳岭也称揭岭,五岭之一焉。这处地方,特别是远古时候,漫山遍野都长着野生桔子,因此也叫“桔岭”。又因为揭阳镇在桔岭之南向阳之地,古越人聚居时故称“桔阳”。桔阳古县,来龙去脉颇多。 
 

[饮食文化]白糜

    粥在潮州话中叫“糜”,这在中国许多古籍中都有所记载,先秦时代中国的一部辞书《尔雅·释言》便有这样的解释:“粥,糜也。”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也提到:“黄帝初教作糜。”可见“糜”历史之悠久。在元人李杲的《食物本草》上面,可以读到潮州人食白粥的最早记载:苏轼帖云,夜饥甚,吴子野劝食白粥,云能推陈致新,利膈益胃。粥既快美,粥后一觉,妙不可言也。

    俗语“三斗油麻,倒无粒落耳”,喻人家说了许多话,而他一点听不进。“油麻”,芝麻。“三”指数量多。“斗”量器,盛谷物,一斗二十斤。

    潮曲演唱目前遍及我市城乡,是群众所喜爱的文化活动形式。在潮曲演唱中有些术语,也是人们经常听到或使用,但真正了解其内容和涵义的并不多。为此,笔者就所了解的略作简介,以飨广大潮曲爱好者。
   潮曲演唱是从潮剧派生出来的,目前演唱的也多为潮剧剧目中的唱段,故也有称之为潮剧演唱,实际上潮曲演唱还应包含词、曲重新创作的乐曲(如近期由李英群作词、陈鹏作曲的《问鉎牛》。)

    自北宋初年起,潮州即有“海滨邹鲁”之美誉。《永乐大典·卷5345》引李公甫《回张潮州启》曰:“封疆虽隶于炎方,文物不殊于上国。”可见,自唐宋以来,潮州也是催生对联的一方沃土。可惜的是,由于经历了宋元之际、明清之际、“文革”的三次劫火,地方文献散佚殆尽,因此,时至今日,我们仍很难对潮州的楹联史作比较全面系统的阐述。只能根据幸存志籍中的零星资料,粗略地寻觅其发展的轨辙。如:

    黄冈河流经黄冈城南隅出海,河床宽阔,河水甘甜,哺育着黄冈人民。古时,黄冈是海运、河运交汇之圩,小轮船、木帆船沿河停泊,担水巷自黄冈开埠以来是繁华地段,两旁商店、行铺鳞次栉比,米行、杂货店、批局、旅社、当铺、搬运站组成一条经济街衢。

    日本茨城基督教大学博士志贺市子、拓殖大学研究员玉置充子,近日考察汕头市存心、诚心等善堂。 
 
     在存心善堂,两位女学者了解潮汕一些民俗活动。当她们得知该堂连续两次募巨款购物资,专车运往四川灾区救援灾民动人事迹时,大赞潮汕善堂民间救济传统。 
 

    位于市区广厦新城金新北路的“汕头市德华民俗风情园”初步建成规模,成为吸引周边社区居民健身和休闲的好去处。近日,由市文联、市社科联、市旅游局、市民协等单位牵头举行的“美食与民俗文化旅游”研讨会在该园举行。市政协副主席、市文联主席谢铿出席了研讨会。 
 

    为了迎接首届粤东华侨博览会暨经贸洽谈会,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正忙于“广东侨批”申报,忙于布置侨批文物馆第二展厅。“我们每个工作人员都在为11月的汕头盛事——侨博会尽自己的一份力,努力做大做强侨批文化,使之成为紧密连结与海内外侨胞之间的桥梁纽带。”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陈义平说道。 
 
     三市联合申报“中国档案文献遗产” 

页面

订阅 潮汕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