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名胜]饶平普陀岩

    普陀岩位于饶平县所城镇上湾村西北山腰,依山为岩,幽壑驰烟,琴泉淙淙,嶙石偃蹇,争为奇状,普陀岩就隐隐藏于绿荫浓翳之间。远眺寺宇,逸兴遄飞,遥襟甫畅。沿曲折百余级仄径踽踽徐行,绕过山畔小亭,寺门“普陀岩”三个大字呈现眼前。

    铁枝木偶也叫铁线木偶或阳窗纸影戏,是流行于广东省粤东地区的民间傀儡剧种,演出时用木偶身上的铁丝完成操纵动作,这是铁枝木偶的最大特点。由于它发源于潮州地区,也有人称它为“潮州木偶戏”。 
 

[民俗风情]司命帝君

    民间信仰的神。司命帝君也叫司命公,即灶神,是潮州农村普遍信仰的神,传说他原本是凤凰山下的一个种田“春哥”(长工)。

[民俗风情]安济圣王

    民间信仰神名。潮州韩江南堤的青龙古庙,供奉着潮州大老爷——安济圣王。传说神乃蜀汉(221--263)永昌太守王伉。王伉忠于职守,在一次保卫城池的战斗中身亡,当地百姓为他立庙上香。明朝时潮州南门外人谢少苍,在云南永昌为官,到任不久,即逢天旱,五谷歉收,饿殍遍地,因地属边陲,交通阻隔,如依常例奏准朝廷赈济,必延迟时日,饥民就会死光。谢少苍动了侧隐之心,毅然开仓放粮,再三上奏朝廷。

    近日,一件命名为《富贵长春图》的大型潮汕传统木雕挂屏耗时半年终于雕刻完成。据了解,这件高4.1米、宽2.16米的木雕作品是我市金厦木雕厂的一件超大型作品,也是我市近年来传统木雕工艺一件较为罕见的大作。该樟木作品融入现代的审美时尚,完成后即被市民购走,“花落”市区金叶岛一别墅(见图)。 
 

    潮汕方言在年轻一代的语言生活中已经逐渐淡出,特别是丧失了诵读书面文本时的语言功能!”谈起潮汕方言的这场“保卫战”,中山大学历史系博士生、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潮学网站长陈景熙忧心忡忡。陈景熙认为,方言“母语”的逐步淡化,其实并不利于和谐而多元的社会文化的营造,政府、社会、学校等方面必须共同配合,努力来做好保护。 
 

    改革开放之初,潮汕人讲普通话总是平翘舌不分,典型的“潮汕普通话”让外地人啼笑皆非。如今,随着普通话教育在全社会、尤其在学校里全面推广,讲一口流利普通话的中小学生、甚至幼儿都随处可见。但另一个问题也随之出现,不少汕头孩子讲本地话时舌头经常“打结”,总要掺杂大量普通话帮忙解释才能表达清楚,成了“普通潮汕话”,这不能不让人对潮汕方言的传承问题感到担忧。5岁小孩讲普通话不含糊 

[民俗风情]拜正“送大吉”

    春节习俗。拜年,在潮汕地区又称为“拜正”。初一大清早,人们起床穿好新衣后,第—件事就是拜年。后辈先祝福长辈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然后长辈鼓励后辈新年干出新成绩,或者学习进步、身体健康。早饭后,大家就各自向自己的亲朋好友拜年。拜见其诚意,潮汕俗谚说:“有心拜年初一、二,无心拜年初三、四。”因此,有的人起床后就立刻向亲戚朋友拜年去了,回来后才吃饭。潮汕人拜年的时候,总要带一点手信。

[民俗风情]竹木行“指语”

    商业习俗。韩江竹木行大都集中在意溪镇。江畔一排高低不平的吊脚楼,全是竹行和木行。1949年前,行主从上游收购竹木,放排到意溪,再卖给各地商人。竹木行做生意都不开口说话,双方商议价格时,都要缩进角边,用一顶竹笠挡住身体,各自用通行的“指语”表示价钱,直到成交,始终不出一点声。传说这样是为防止其他人插手压价或抬价。

    潮汕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如今,更是作为一种特色教学进入校园的课堂。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的大力支持下,汕头市春苗学校把潮汕历史文化引进校园,潮汕俗谚、潮汕歌谣和潮汕工夫茶以及民间活动等内容为课堂增添了新活力。 
 

页面

订阅 潮汕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