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我等了64年”
 
   今年87岁的陈春松老人跟老伴,也跟其他年轻人一样一早守候在路口,等待巡游队伍前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显得特别激动,他告诉记者,自从去年听说今年正月要举行大型庙会,他便一直跟身边的亲人讲述60多年前庙会的盛景。“那时候是全城出动啊,鞭炮纸到处是厚厚的一层,特别热闹!”陈春松说。
 

    一、潮汕传统文化为何必须扬弃

    王鲁湘,著名文化学者,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导,香港凤凰卫视高级策划、主持人。在他眼中,潮州是一座怎样的城市?其在中国文化版图上处于什么样的地位?近日,在他带领《文化大观园》摄制组莅潮拍摄期间,本报记者对他进行专访。让我们借助文化大家的视角和视野,对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城市,对融入我们的生活、浸淫在我们血脉深处的潮州文化做一次认真的审视和品读。
 

    2013年6月19日,侨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确定为世界记忆遗产名录。研究潮汕侨批所体现的海外潮人的高度责任感,无疑是一项重要而有价值的工作。
 
     一、潮汕侨批见证了海外潮人高度的国家主人翁责任感
 

    清朝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朝政已相当腐败。英、法、美三国驻上海领事利用小刀会在上海起义之机,强迫清政府在上海割让租界。上海开始了近百年的半殖民地统治,洋货、洋商也相继涌入上海。至清末民国初年间,上海已是万商云集、进出口贸易频繁的国际大商埠。这一时期,永康、宝成、宝泰、仁记等家族作为名扬潮邑的沙陇旅沪殷商,他们互相提携,共同促进,在上海的商贸界、房地产界、金融界自成体第,占有一席地位。

    沙陇位于潮南东南部,地势自西南向东北倾斜,属大南山余脉的延伸地带。大龙溪水系、小龙溪水系源出于雷岭芒官坪与惠来之大山,蜿蜒北流,贯穿沙陇南北注入龟海。两宋年间,沙陇已有土著先民居住,元、明以来,诸姓氏祖先相继辗转迁入创居,他们艰苦地开拓垦荒,繁衍生殖,创造了沙陇的历史文化。 
 

[民俗风情]潮汕的元夕

    我生在“橹声催欸乃,既有晓行船”的海滨邹鲁韩江之畔,在这里度过了烂漫的童稚时光。潮汕的元夕,在我心里钤印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以至多年之后羁旅在外,那一幕幕热闹纷呈的场景仍宛然在目,撩人心弦。“千门开锁万灯明,正月中旬动地京”,每到上元节,城里城外热闹非凡,游灯会、闹元宵、吃甘蔗……各款习尚风俗纷纷登场,为节日的古城增添了浓郁的人文风采。
 

[民俗风情]元宵节话肚挂粿

       春节过后,民间第一个节日便是正月十五的元宵节,它是仅次于春节的一个大节。正因为元霄节在潮汕人心目中的重要,所以这个节的粿品也就要有一定的代表性。除了红粬桃等别的节日常用的粿品外,濠江人在这个节都一定要做肚挂粿。

    1997年7月1日,香港降下了英国米字旗升起了中国五星红旗,她回到祖国的怀抱,百年英国殖民地的民族耻辱结束了。
 

[饮食文化]诱人的普宁豆酱

    民间流传的《潮汕特产歌》中有:“普宁出名好豆酱,新亨出名老菜脯。”由此可见普宁豆酱名气之大。据考,很早以前,这里的居民就有自行制作豆酱的传统。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普宁置县,人们便把普宁酿制的豆酱叫做“普宁豆酱”。屈指数来,普宁豆酱的酿制和食用迄今当在450年以上,可谓历史悠久。明末清初,普宁出现了专门生产豆酱的酱园,开始了大规模的生产和销售,尤以旧县城洪阳的几家酱园最为出名。

页面

订阅 潮汕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