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仁围创于1886年,比起千年古迹它虽然“年轻”,但由于它建构奇特,气势恢弘,在当地也算一枝独秀。由于它保存比较完好,对于研究岭南派系“围”、“寨”之类建筑具有相当高的参考价值。
 

    梁是建筑中架在立柱上面的横跨构件,承受着上部构件与屋面的所有重量,是上架木构件中最重要的部分。潮汕民间认为,上梁是否顺利,不仅关系到房屋的结构是否牢固,还关系到居住者今后是否兴旺发达。因而上梁仪式被人们视为建房过程中最重要的礼仪并形成了一整套习俗。
 

    当代潮人的祭祀活动有了重大变化,有些地方将群众祀祖活动引向追念先人创业功德;将游神赛会引向健康的游艺比赛;将宗教信仰引向发扬善心爱心,多行公益善举,为社会作贡献;将祭拜先贤英杰引向爱国兴邦的学习和学术探讨……这些都是良好的新风尚。
 

    “超人”、首富、“香港梦”的最佳代表……重重光环的包裹之下,这位85岁的传奇老人曾给华人世界带来了太多惊叹。但今年以来,他的一系列涉及百亿资产跨洋变动的出售与投资动作,也给外界带来许多疑惑。
 

    当提及香港是“李家之城”、李家“地产霸权”等说法,李嘉诚表示他不认同。他说自己20多年前就已预见香港市场的局限,因此他是最早迈出海外投资的商人,在港投资早已不是重头。不过,作为屈指可数的房产大开发商,李嘉诚对于目前楼市也表现出担忧之色。
 
     记者:在香港,有市民对记者说,香港现在就是“李家的城”,说你“地产垄断”之类的,对此你怎么看?

    李嘉诚的办公台就在临窗处,台面上是简单的摆设,墙上是两幅字画。
 
     进入耄耋之年的李嘉诚,依然每天坚持上班。他说不惧怕死亡,但自认人生有遗憾,如可以早点成立李嘉诚基金会会更好,甚至表示如能重新选择会考虑参政。他不愿评价自己,甚至将一度准备出自传的材料封存,不再继续。
 

    成立超过30年的李嘉诚基金会,被李嘉诚称为“第三个儿子”,并将三分之一的资产投入其中。他称,基金会八成捐款会用在 大 中 华 地区。对基金会的事务,他可以亲力亲为,甚至站台求人。
 
     记者:你把基金会称为“第三个儿子”,怎么保障其资金投入和运作?
 

    如果是对国家民族和人类有益的事,即使卑躬屈膝我也在所不辞,但若是为个人名利或公司利益,我绝对不会这样做。
 
     在去年宣布家族财产分配之后,关于接班、退休等话题就一直围绕着李嘉诚。采访时,李嘉诚也鲜有地公开评价了两个儿子,对未来继承长和系的大儿子李泽钜更是展现出极大期望。
 

    一定不会“迁册”,长和系永远不会离开香港,不过规模的大小是另一回事,主要看情况而定。至于日后出售业务,都跟“撤资”没有连带关系。
 
     自由开放的市场,重视“原则” 和“法治”,两者皆来之不易,但如果管治失当,也可以一夜之间荡然无存。
 

    在今汕头市西片的桑浦山麓,昔时有所古城叫“蓬洲所城”。其古全称为“蓬洲守御千户所”,明洪武2年(1369),朝廷决定在蓬洲都之厦岭渔村建此千户所。洪武27年,由于发生“厦岭之乱”,朝廷将所城内迀,改置于鮀江都之西埕诸村,而所城名称未改,仍以蓬洲所城称之,此为“蓬洲所城”之所以不在蓬洲都境内而在鮀江都境內的历史缘故。
 

页面

订阅 潮汕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