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首富、“香港梦”的最佳代表……重重光环的包裹之下,这位85岁的传奇老人曾给华人世界带来了太多惊叹。但今年以来,他的一系列涉及百亿资产跨洋变动的出售与投资动作,也给外界带来许多疑惑。
 

    当提及香港是“李家之城”、李家“地产霸权”等说法,李嘉诚表示他不认同。他说自己20多年前就已预见香港市场的局限,因此他是最早迈出海外投资的商人,在港投资早已不是重头。不过,作为屈指可数的房产大开发商,李嘉诚对于目前楼市也表现出担忧之色。
 
     记者:在香港,有市民对记者说,香港现在就是“李家的城”,说你“地产垄断”之类的,对此你怎么看?

    李嘉诚的办公台就在临窗处,台面上是简单的摆设,墙上是两幅字画。
 
     进入耄耋之年的李嘉诚,依然每天坚持上班。他说不惧怕死亡,但自认人生有遗憾,如可以早点成立李嘉诚基金会会更好,甚至表示如能重新选择会考虑参政。他不愿评价自己,甚至将一度准备出自传的材料封存,不再继续。
 

    成立超过30年的李嘉诚基金会,被李嘉诚称为“第三个儿子”,并将三分之一的资产投入其中。他称,基金会八成捐款会用在 大 中 华 地区。对基金会的事务,他可以亲力亲为,甚至站台求人。
 
     记者:你把基金会称为“第三个儿子”,怎么保障其资金投入和运作?
 

    如果是对国家民族和人类有益的事,即使卑躬屈膝我也在所不辞,但若是为个人名利或公司利益,我绝对不会这样做。
 
     在去年宣布家族财产分配之后,关于接班、退休等话题就一直围绕着李嘉诚。采访时,李嘉诚也鲜有地公开评价了两个儿子,对未来继承长和系的大儿子李泽钜更是展现出极大期望。
 

    一定不会“迁册”,长和系永远不会离开香港,不过规模的大小是另一回事,主要看情况而定。至于日后出售业务,都跟“撤资”没有连带关系。
 
     自由开放的市场,重视“原则” 和“法治”,两者皆来之不易,但如果管治失当,也可以一夜之间荡然无存。
 

    在今汕头市西片的桑浦山麓,昔时有所古城叫“蓬洲所城”。其古全称为“蓬洲守御千户所”,明洪武2年(1369),朝廷决定在蓬洲都之厦岭渔村建此千户所。洪武27年,由于发生“厦岭之乱”,朝廷将所城内迀,改置于鮀江都之西埕诸村,而所城名称未改,仍以蓬洲所城称之,此为“蓬洲所城”之所以不在蓬洲都境内而在鮀江都境內的历史缘故。
 

    20多年前,我在汕头大学出版的《华文文学》杂志编委会名单上,第一次看到“林伦伦”的名字。有道是“闻其名知其人”,于是我从语言风格学上辨析,觉得这个名字不够典雅,过于俚俗。可当我见了林伦伦,读了他新近由花城出版社出版的两本新著——《新词语漫话》和《新词语漫话:2012》后,才发觉自己犯了望文生义的错误。这位“伦伦”不是后生之辈,而是资深的语言学家。
 

    潮州木雕如今名家众多,从业者众,但“夫妻工作室”式的雕者则属凤毛麟角了。在潮州老城区西马路中段就有这么一间约10平方米的“工作室”铺面里,住着一对年近花甲的夫妻,经常一起工作,用手中的刻刀雕琢出一件又一件木雕艺术品,传为佳话。近期,均年已59岁的黄芳杰和周丽敏这对“木雕夫妻”还双双获评“高级工艺美术师”职称,此前,他们共同创作的作品也曾在多个展览会上获奖,其中不乏金、银大奖。

    11月24日,深圳市潮汕文化研究会青年联合会举行成立仪式。记者获悉,由140余名各界优秀潮籍青年代表组成的深圳市潮汕青年联合会,将为在深创业的潮籍青年提供包括场地、免息贷款在内的多项支持。
 

页面

订阅 潮汕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