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既“古”而存在,就必然还有着某些古的元素,沉淀着、凝固着与遗迹着。

[民俗风情]夫妻撰春联

  东村有户勤劳人家,夫妻俩日夜辛劳,某年冬天又逢老天干旱,他俩抗旱保苗,竟忘却已是岁暮的大年三十夜。是晚归家,见左邻右舍都已贴上了红彤形的新春联,自家门楣依旧白淡淡的,夫妻心如汤沸。其夫急往市井兜了一圈,那些卖春联早已收脚洗手过年去了,只好扫兴回家。

  奠姓是一个稀姓,宋代编著的《百家姓》没有列入此姓,明代凌迪知编撰的《万姓统谱》和夏树芳编撰的《奇姓通》也没有列入此姓,直到2008年学者贾学平编撰的《新编千家姓》中,在单姓按音序排列的D序列里头11个读为dian的行列里,才列入了这个姓。

[民俗风情]潮汕水井

  昔日,潮汕水井是潮人生命的源泉。自古以来,世人无不对水井怀着极其浓郁的眷恋之情。民间就流传着“离乡别井过暹罗”的俗语。

陈玩惜(左)向方展荣传艺。资料图片

  一声“糖葱薄饼”的吆喝,唤起对小时候街头巷尾各种零食担子的回忆。那时候走街串巷的零食担子不少,有些还是现场制作兜售。放学回家的孩子不管吃不吃得起,都团团围着担子,流连忘返。

[历史文化]半个世纪忆故园

  1968年9月,因历史原因停课两年的揭阳县各中学开始招生复课。我也从在读的揭阳四中(现真理中学)进入揭阳一中读高中。不久全县学校布局调整,遂与一批同学转到揭阳城郊公社读书。

[潮汕建筑]东观楼外的思考

  过去几年,有朋友建议我去看看潮阳和平的东观楼——1940年代所建的一座东西合璧的建筑,因故未尝一行。及至近日阅读了一篇相关网文,作为围观者之一,总算看到了它的大体面貌,于是很有些联想。

页面

订阅 潮汕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