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在播《记住乡愁》纪录片,勾起我对故乡落汤钱甜甜的乡愁。

  潮州工夫茶入口是苦的,初尝者都会不禁皱起眉头,老茶客鼓励说:吞下去,很甘!

  吞下去果然很甘,余甘永存。

  于是我刷新了对中国未来的憧憬:给潮汕人一点掌声,在心中“栽”上一面“工夫茶”的旗帜。做到了这点,中国将更可爱,国家不强盛也难!

  茶香绕梁,谈笑风生,品茶的快意在同行彼此的眼眸里荡漾流连。这一品中不仅品出了上好单枞的味道,也品出了这茶道中的禅语和人生百味。

  去广东潮州,我与琴同行。来之前,琴给我的一个重要信号,到了潮州邀约我们一同去品茶。

生腌咸膏蟹 梁旭华 摄

生腌咸膏蟹 梁旭华 摄

  每当时令到了谷雨前后,故乡山间的苦笋也纷纷破土而出,悄然地焕发出强劲的生命活力。此时,我就很想吃猪肉咸菜煲苦笋这道客家名菜。然而,我居住的偌大一个城,走遍各市场却没有卖鲜苦笋的,忽然间就生出一种渴望,想回老家的山里采苦笋。

  那些来自家乡的美味食品能使人神魂颠倒!

  下午三点三,有没有兴趣来个潮汕式下午茶呢?可不是那种环境狭窄简陋的小馆子,而是向来走大气高端路线的六合家宴。从早茶时段到下午5点半,都提供潮汕地道小食茶点,以10元到15元之间的品种为主,全部从汕头专车运到,比英式下午茶更适合广州人的胃。

页面

订阅 RSS - 饮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