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时令到了谷雨前后,故乡山间的苦笋也纷纷破土而出,悄然地焕发出强劲的生命活力。此时,我就很想吃猪肉咸菜煲苦笋这道客家名菜。然而,我居住的偌大一个城,走遍各市场却没有卖鲜苦笋的,忽然间就生出一种渴望,想回老家的山里采苦笋。

  那些来自家乡的美味食品能使人神魂颠倒!

  下午三点三,有没有兴趣来个潮汕式下午茶呢?可不是那种环境狭窄简陋的小馆子,而是向来走大气高端路线的六合家宴。从早茶时段到下午5点半,都提供潮汕地道小食茶点,以10元到15元之间的品种为主,全部从汕头专车运到,比英式下午茶更适合广州人的胃。

又往保温瓶中撒了一把茶叶。这终究有些无奈——注定又是个被迫废寝之夜。候了一会儿,呷一口热茶,水仙茶叶的味道固然没错,我却觉得还是少了些味道。身为潮汕儿女,对茶总是有一份特殊的感情。所以对那失却的几分味道,多少是计较的。

  揭阳市空港经济区炮台镇昔称“铺前”(清顺治十三年(1656),驻揭阳清兵为防止郑成功和海寇侵犯揭阳,于是年农历五月初七日在榕江“铺前”段南北两岸分建炮台。一在南岸,属潮阳县界,称南炮台;一在北岸,属揭阳县界,称北炮台。作为地名称谓,“炮台”之名称逐渐取代“铺前”,炮台镇名称之由来即缘于此),为粤东名镇,素有“潮汕明珠”之美誉。

  在潮州话里,“食”字囊括了所有经嘴巴摄入的动作,不论是吃饭、喝茶、抽烟、喝水,统统都说成食饭、食茶、食烟、食水,小吃自然就被称为小食了。大名鼎鼎的潮州菜之外,琳琅满目的小食是潮州饮食文化中的另一重要组成部分。小食虽小,用料也家常,对味道的追求却不输潮州菜,其品种之丰富、食材搭配之富有创意、味道之美妙,每每让人叹为观止。

  潮州小食历史悠久,是潮州饮食文化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千百年来,它由潮州人民共同创造,是潮州人民勤劳、智慧的结晶,它在潮州人民的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时至今日,它仍是那样深深地受到海内外潮人的热爱和关注。今天我们认真探讨潮州小食的特点及其成因,对于继承和弘扬这份宝贵的潮州文化遗产,具有重要的意义。

  南方人爱管“喝茶”叫“吃茶”,其实,茶不仅可以喝,也真的可以吃。这个“吃”字,用在烹调上是极妥当的——茶叶的用途,除了泡来喝,还是烹调菜肴、制作糕点、煮羹烧汤的好食材。

  我不懂茶。不过,朋友聚会难免相约喝茶。早年,成都人去的都是老茶馆,一把竹椅一杯盖碗茶,便可消磨一个下午。那年头,除了夏天,但凡有点烘烘太阳,锦江边的茶馆,无论东南西北,去晚了都找不到座。其实,我一直搞不懂,成都人究竟是喜欢茶、太阳、龙门阵,还是那份闲散。不管怎样,对成都人来说,能这样喝茶,过的就是神仙日子了。

  走进揭阳市酱油厂有限公司,一股浓浓的酱油香味扑鼻而来。

页面

订阅 RSS - 饮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