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洁真和儿子黄奕城正在查看黄豆的发酵情况。涂英鹏 摄

  在台湾,潮菜给人们的印象是高档、昂贵。台湾达官贵人的嫁娶婚宴,就大多是在台北市潮菜馆举行的。在台北、台中、台南的街头、摊档,时常能见到“广东汕头沙茶酱”、“广东汕头著名沙茶酱”的广告牌。潮汕的菜式、小吃、酱料,在台湾各地时有所见。

  央视在播《记住乡愁》纪录片,勾起我对故乡落汤钱甜甜的乡愁。

  潮州工夫茶入口是苦的,初尝者都会不禁皱起眉头,老茶客鼓励说:吞下去,很甘!

  吞下去果然很甘,余甘永存。

  于是我刷新了对中国未来的憧憬:给潮汕人一点掌声,在心中“栽”上一面“工夫茶”的旗帜。做到了这点,中国将更可爱,国家不强盛也难!

  茶香绕梁,谈笑风生,品茶的快意在同行彼此的眼眸里荡漾流连。这一品中不仅品出了上好单枞的味道,也品出了这茶道中的禅语和人生百味。

  去广东潮州,我与琴同行。来之前,琴给我的一个重要信号,到了潮州邀约我们一同去品茶。

生腌咸膏蟹 梁旭华 摄

生腌咸膏蟹 梁旭华 摄

页面

订阅 RSS - 饮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