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小小的酥糖制作过程却十分复杂

  历史上有个典故,“何不食肉糜”说的是晋惠帝执政的时候,有一年国家发生饥荒,百姓没有粮食吃,只有挖草根充饥,很多人饿死。

  家乡冬季腌菜,最多的是菜脯,即腌萝卜干。制作工艺坚守着祖辈传下来的味道,最好为水灵灵的江东白萝卜,清脆香甜。

  当你看到这个标题时,是否浮想联翩?在旧岁将逝、新年来临之际,相信立即映现在你眼前的便是闻名遐迩的卤鹅了,一想到卤鹅,你是否开始啖口水了呢,你看呀,洁净如镜的拼盘,油光四溢的卤肉,肥瘦有致、酥脆绵滑的食材,叠盘头的芫荽,再配一碟蒜泥醋,满满的一盘,难道能不为之所动。

草粿.综图

  对经常外出的我来说,在异乡喝上几杯家乡的工夫茶,是对家的怀念,是乡愁的慰藉。随着年岁渐长,对茶的认识也与日俱增。青年时候的茶,中年时候的茶,各有滋味。和朋友喝茶,和陌生人喝茶,甚至是和自己喝茶,各有趣味。喝茶,在家里,在外地,在路上,充满人生况味。

页面

订阅 RSS - 饮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