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回家,发现案上有研好的花生末,笑问母亲是不是要做粿,娘说,午后来做红桃素粿。

  在外漂泊十几年,吃过的粉面不下数十种,但最难忘记的,还是儿时母亲煮的一碗畲鹅粉。

萧炳龙坚持遵循古制,以一片匠心还原绿豆饼的天然豆香、面香、油香。

郑锦辉、郑少君夫妇在做粿

  从小就爱吃妈妈做的各种潮汕粿品,甜、香、软、糯,最美的还是那满满的爱之馨味。逢年过节,妈妈会做各种粿,红桃粿、土豆粿、菜头粿、钱仔粿、米发粿……哪个节要做哪种粿,潮汕有讲究,妈妈也都是循老例而行,遵古法用心做来。

页面

订阅 RSS - 饮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