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不完的茶经

    潮汕工夫茶具有神奇的魅力,非潮汕人难以理解,那就是茶与情的关系。这茶与情,有如开水 冲进茶叶里,分不开哪是茶哪是水了,真乃为“水乳交融”了。
 
   我走过国内一些地方,尝过百家茶,从未曾领略到潮汕工夫茶如此过瘾的浓烈甘醇。潮汕工夫 茶浓,潮汕人的情更浓。在筵席上,因人多,不能像平时“茶三酒四”那样的工夫冲饮,只得 改泡大壶,但冲落杯的依然是那小巧玲珑的工夫茶杯。你看,服务员小姐满面春风,端着茶盘 ,款款移步,彬彬有礼地来到你的身边,用银铃般的燕语说声:“先生请食茶!”这人际间的 美妙之情就蓦然而生,就融合在茶水里,随着茶香沁入你的心肺,你自有“一片冰心在玉壶” 的亲切而温馨的感受!
   
     潮汕人饮工夫茶,其主旨不在解渴,而在交流感情,增进友谊。假若某位老兄经常被人“半叫 全听”地去请酒,他就会成为人们生厌的“食客”;但是人们请你去饮茶而你再三推却,你是 会失礼的。过家饮茶配话,能架起一道和睦邻里、亲善朋友的金桥。有时碰到家中茶叶告罄, 突然来了客人,要买又来不及,也可到邻居讨一点,人家是会愉快赠与的,这并不丧失身份, 无辱斯文。例如,潮州枫溪在明朝万历年间,出了一个大名鼎鼎的文人吴殿邦,官拜朝廷通政 参议和尚宝卿等职,他为人诙谐幽默,善于制谜猜谜。一次,他居家时茶囊羞涩,就叫一个仆 人头戴草帽,脚趿木屐,到邻居去讨一包东西。仆人问他要讨什么,请说清楚。他说不用言明 ,你去便知。仆人莫名其妙地到邻居去,照他家主人的话对邻居说了,邻居就给他带来一包茶 叶。原来,这是一个哑谜,仆人是个“人”字,头戴草帽是草头顶,脚趿木屐是人字下面一个 “木”字,合成一个“茶”字。
 
   饮工夫茶的确是妙趣横生,情意盎然。从前的潮州府,哪个衙门不是点卯上班后就泡工夫茶呢 ?据说知府知县等大小官员。每遍茶只能喝第二冲冲这一杯,因为头冲被认为不清洁,第二冲 敬一杯给官员之后,大家便争先恐后地喝了。有人伸了三个指头要拿茶杯,但别人已“先下手 为强”,他扑了一空,感到不好意思,便就那三个指头的姿势,比拟着说他家里盆景上的大头 榕有这么大,引起一阵讪笑。以后,人们就用“大头榕”三个字来形容做事落在人家后面者, 很有幽默感。
 
   茶浓情谊浓;就是茶淡了,人情也还是浓的。过去有一个会讲古的农民,辟自家一室为“闲间 ”,每晚通过讲古和泡工夫茶,吸引农友到来听古饮茶。这除了融洽情谊之外,主人还可从众 人的“行小方便”时多积一点肥料。尽管客多茶少,茶味越来越淡,但大家依然兴致勃勃,情 谊浓浓。
 
   当然,茶还是以浓酽为佳,冲泡太久就差了。有这么一种说法:“头冲是茶衣,二冲是茶皮, 三冲是茶肉,四冲时茶髓,五、六冲后无好货。”这有几分道理,因为泡浸太久,茶中有一种 叫宁酸的成分,就会跑出来伤害人的脾胃,对健康不利。但随着茶种和栽制技术的革新,好茶 冲它二十多遍还是不变味不变色不改质的,多冲几遍又何妨?
 
   有人说茶是“饥能使饱,饱能使饥”。其实,“饥能使饱”只是暂时的,正如俗话说的“嘴湿 三分力”,当饥饿乏力之时,饮上一口水尚能增添三分力气,何况是美味的茶。然而,茶的主 要功能还是“饱能使饥”,因为茶中含有大量的维生素C、B和咖啡因等一百多种有益化学物, 能促进消化,调整生理机能,茶愈好消化力就愈强。据说冲了一杯最上等的凤凰茶,放一粒饭 粒在里面,过了一夜饭粒就无影无踪,被消融成液体了。古时候,有一个富家继母,想害死“ 前人仔”(丈夫前妻的儿子),三餐强迫他吃了大量的肥猪肉,有时还动手给他塞食一团团的 猪朥。私塾的教书先生得悉这情况后,义愤填膺,激情迸发,每当这个孩子来读书时,就泡了 浓浓的工夫茶让他喝个够,使他日益健康强壮,这健康就是工夫浓茶和师长浓情所给予的。
 
   进入了千家万户的浓浓工夫茶,渗透着潮汕人浓浓的情这是一本永远念不完的茶经。
 

标签: 
作者: 
庄群
来源: 
潮汕风情网 http://wh.csfqw.com
浏览次数: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