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说茶具:讲究因茶择具

    
     说及茶具,广而言之,可包罗采茶、制茶、储茶、烹煮、冲泡和品饮之器具。古文献中称茶具为茶器。最早并没茶具一说。远古的先祖发现野生茶树,是从药用开始的,先是采集鲜叶烹煮羹汤而食,因此茶具与饭具合二为一。茶作为饮品之后,茶具才逐渐从饮酒和吃饭的器皿中分离出来,成为单独的门类。从茶具演变可以读到饮茶史。随着茶类的发展和烹饮方式的变化,茶具亦由粗陋到精致,由简单到多样,由质朴到精美。茶具质地由陶瓷、竹木到金属(含金银)、玉器,还有漆器、搪瓷、玻璃、塑料,其实用性功能趋于艺术性和观赏性。
 
     古人对茶具颇为讲究,尤其皇亲贵族、达官富人更是近乎摆阔。《红楼梦》里妙玉品茶就极讲究茶具,她拿出10种不同的茶具招待客人,给贾母的是“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小茶盘”,招待宝玉用的是“绿玉斗”茶碗,随贾母同来的众人用的茶盏都是“一色官窑脱胎填白盖碗”,而妙玉贮藏梅花雪水用的是“鬼脸青”茶瓮。法门寺地宫出土的茶具有茶笼、茶碾、茶罗子、茶炉、茶匙、茶盆、茶碗、茶托、调料盛器等,是一套制、储、饮的鎏金银宫廷茶具。可见宫廷茶器之奢华,也可佐证唐代饮茶之风已渐盛行起来。我在法门寺见过这套茶器,堪称华贵而精美。清末的慈禧太后喜饮花茶,喜用白玉茶杯和黄金茶托。这不光是讲究,更是奢侈了。
 
     蔡襄曰:“兔毫紫瓯新,蟹眼煮清泉;”苏东坡《水调歌头》:“兔亳盏里,霎时滋味香头回。” 这里说到的“兔毫盏”(即黑釉建盏)便是宋朝时流行的精美茶具。这大概与当时的品饮方式和盛行斗茶有关。兔毫盏是宋代八大窑之一建窑的产品。古代诗词中吟咏的诸如兔毛斑、兔毫霜、兔褐全丝宝碗等,其实和兔毫盏是一回事。此物后来传至东瀛,被广为收藏,国内反而少见,成了稀世珍宝了。
 
     饮茶也有细茶用粗碗的。碧螺春极细,却泡在极粗的大碗里,汪曾祺觉得这有点煞风景,遂问了陆文夫,文夫答曰:“碧螺春就是讲究用大碗喝的。”怪乎?我说,一地一俗,不足怪也!
 
     《雅堂先生文集》中称:“台人品茶,与中土异,而与漳、泉、潮相同,盖台多三州人,故嗜好相似,茗必武夷,壶必孟臣,杯必若琛,三者品茗之要,非此不足自豪,且不足待客。”武夷茶、宜兴紫砂壶和景德镇青花杯,可谓好茶、好壶和好杯,三者相得益彰。这是大陆同胞带往台湾的品饮习俗。
 
     潮汕工夫茶茶具小巧精致,极具特色。主要茶具包括冲罐(茶壶)、茶杯和茶池。冲罐如红柿般大,乃潮州泥制陶壶;茶杯小如核桃,其壁极薄,乃瓷制品;茶池形状如鼓,瓷质。此外,还有烧水的红泥小炭炉,叫潮汕风炉。清代著名文人袁枚在《随园食单》中写道:“余游武夷,到幔亭峰、天游寺诸处,僧道争以献茶,杯小如胡桃,壶小如香椽。”据此,有一种说法,工夫茶起源于武夷山,流行于闽南,完善于潮汕,不知对否?
 
     盛世茶兴,茶馆遍地,喝茶亦成为人们的生活情趣。茶具也讲匹配,讲门当户对。自唐代开始,便讲究因茶择具。演化至今,出现了相当完备的组合式茶具。青茶、绿茶、红茶、花茶、白茶等,都各有其专用茶具。各种茶具更是材质丰富,样式繁多,造型奇异,精致考究,同时也更趋于健康与环保。
 

标签: 
作者: 
李德富
来源: 
新华网福建频道 http://www.fj.xinhuanet.com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