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夫可溯蔡君谟

    自宋代以来,贡茶生产基地的建安(今福建建瓯)为贡茶而进行的斗茶,历经时间的演递,不断发展,成就了名闻遐迩的工夫茶。斗茶的关键在于闻香、尝味、鉴色,这可是宋时小龙团制造者茶学著作《茶录》的精华,因此也曾有人把工夫茶称为“君谟茶”。虽然清道光《厦门志 风俗记》上载:“名曰工夫茶,或曰君谟茶之讹。”但讹不讹,爱茶人各有心得。
 
   先说说蔡襄吧。茶友都知道他懂制茶、精品饮、专茶事、著茶书的茶学专家,书友却知道他书法艺术真、行、草皆优与苏东坡、黄庭坚、米芾并“宋四家”。他在任福建转运使时,负责监制北苑贡茶。期间,他在总结前人特别是丁渭造大龙团经验的基础上,创造了精雅的小龙团,每斤二十八饼(大龙团每斤八饼)。宋仁宗赵祯对这品质“尤极精好”的小龙团甚为喜爱珍惜,赐号“上品龙茶”,更是从不轻易示人,“惟南郊大礼,致斋之夕,中书枢密院各四人,共赐一饼”,“两府八家分割以归”,有“千金易得,一饼难求”之势,宝贝着呢。
 
   蔡襄是个品茶专家,他能准确辨别岀大小龙团茶的不同香味。宋时彭乘的《墨客挥犀》记载:一次,京都秘校蔡叶丞邀请他共品小龙团,冷不丁来了位不速之客,三人坐定,侍童端上茶来,蔡襄尝了一口说:“非独小团,必有大团杂之。”蔡叶丞感到惊讶,连忙唤来侍童,侍童说:“本碾造两人茶,继有一客至,造不及乃以大团兼之。”蔡叶丞深为折服。
 
   茶兴盛于宋朝,催生出了“林下雄豪皆斗美”的“斗茶”大战,而文人雅士就是这战场上勇往直前的战将,蔡襄是其中的“武林高手”之一,或者是领袖人物,他的一部《茶录》足以确立这个至高的地位。前人陆羽《茶经》未将名茶产地建安北苑列入,丁渭《茶图》只记录采茶制茶的方法,于是蔡襄写《茶录》大论特论烹茶、别茶之法。《茶录》共一千二百多字,分上下两篇,上篇论茶,计有色香味及藏茶候汤点茶等十目,论述茶汤品质以及储藏品饮的方法;下篇论茶器,计有茶焙茶碾茶盏茶瓶等九目,论及制茶和烹茶的器具。《茶录》正式提出“色、香、味”为品茶三昧,提出“茶色贵白”、“茶有真香”、“茶味主于甘滑”的品茶标准。它的论述大都围绕当时的斗茶所引发的一系列现象和文化內涵深入展开,于是也可以将它看成斗茶的艺术标准。《茶录》因而成为继陆羽《茶经》之后在茶史上最具影响的茶学专著。
 
   好斗的宋代茶人,一天斗试下来要喝多少茶汤呀?于是他们点茶改用小瓶小盏,蔡襄在《茶录》中提出:“瓶要小者,易候汤,又点茶注汤有准。黄金为上,人间以银铁或瓷石为之。”可见用器的精美,再加上“色香味”的茶汤品质标准,较之“器具更为精致”和品得“味云腴,食秀美,芳香溢齿颊,甘泽润喉吻”的工夫茶,我们影影绰绰便看到两者之间的渊源了。这还真的难怪总有人将工夫茶称作“君谟茶”,因为工夫茶的源头可以追溯到有蔡襄的宋朝时代。

作者: 
茶水客
来源: 
汕头都市报(2012.12.06)
浏览次数: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