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茶香飘越千年门槛

    满街茶香。一眼望去,镇上大小茶铺栉比鳞次,门口竖着醒目标牌,姜母香、蜜兰香、桂花香……琳琅满目。正是午饭时刻,饥肠辘辘的同伴都在餐桌上坐下,有人还是按捺不住地被茶香所惑,穿梭于茶铺间。
 
   饭馆女老板是个阿庆嫂一样的角色,她看出这些异乡文人奔着茶而来,待大家刚坐定就端上一壶热腾腾的茶,一盅盅端到客人面前,介绍说:“大白叶。”同伴多数第一次喝凤凰单枞,只觉其香,不知这“大白叶”是什么意思。我说这是凤凰单枞的一个品种,凤凰单枞根据天然花香来分有几十个品种呢!
 
   凤凰山乌岽峰顶有古火山口形成的天然湖,主峰海拔1391米。我站在谢稚柳所题“凤凰天池”石碑前,俯瞰四方,只见群峰起伏,云雾缭绕。山上万余亩茶园更是让我叹为观止。江浙茶树多灌木,此山却多乔木,有的俨然是棵大树。据宋《潮州府志》记载,凤凰山名茶距今有900多年历史。 
 
   我结识凤凰茶是在1994年。那年文学评论家何镇邦从家乡探亲回京,途中来嘉定看我和殷慧芬,相赠两小罐凤凰单枞。十多年过去了,此茶之香仍留齿颊。当时,上海知此茶的不多,卖此茶的几乎没有。近两年,随着茶文化的普及,终于在茶城发现有卖凤凰茶的,仅两家。再见此茶时,那种欣喜如同与阔别的挚友重逢。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品凤凰茶后说:“比美国的花旗参还要提神。”日本茶叶博士松下智先生更是称“凤凰茶是中国的国宝”。我一直很纳闷,如此好茶为什么没有很好推广?为什么没有像龙井、乌龙、普洱那样被宣传得家喻户晓?书店里没有专门介绍凤凰茶的著作,唯一见到的黄柏梓先生所著《中国凤凰茶》还不是正式出版的,没有书号,只有内部准印登记号。
 
   带着这个疑问,我问当地导游。他的回答着实让我吃惊:“凤凰单枞不用做广告,专供我们潮州老乡就差不多了!潮州人很少喝别的茶。”
 
   “曲院春风啜茗天,竹炉榄炭手亲煎,小砂壶渝新鹪嘴,来试湖山处女泉。”清末诗人丘逢甲为凤凰茶所写诗篇,其中情景原是外乡人很难分享的。年幼时我常听大人说“潮州门槛”,不解其意。在潮汕古屋我见识了一道道门槛的具象,现在听人这么说,恍然别有所悟。
 
   到达潮州市区已是夜晚,晚饭后我们在城里闲逛,想找一家纯粹的茶楼再去喝壶好茶,寻思着最好是有红泥炉,烧着橄榄炭,看着红红的炉膛,享受一番温馨。遗憾的是,这样的茶楼居然很难觅见,倒是家家户户都备着茶桌、茶具,枫溪白瓷的茶盘上三只小盅摆成一个“品”字,偶见老者独自品味,也有三两好友边喝边聊,很惬意的样子。
 
   潮汕老屋多土楼、围寨,层层叠叠,一道道门槛,一层层高墙。但潮汕又临大海,波连千江万湖。何时能让好茶真正飘越千年“潮州门槛”,让它香溢四海,让世人共享?

作者: 
楼耀福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9.12.14)
浏览次数: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