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潮汕甘薯的传说

    潮汕把甘薯称作番薯,有一句俗语叫“肚困哩番薯胶胶,肚饱哩猪脚柴柴。”讲的是肚子饿时吃到番薯感到非常美味,吃起来“胶胶”有嚼头;肚子饱时连猪脚都没什么吃头,吃起来“柴柴”口感如木头。引申为人在落魄时饥不择食,有番薯充饥就感觉非常可口;而在富贵享乐时却忘乎所以,挑肥拣瘦,嫌东嫌西。讽刺某些人得势时骄横跋扈,失势时狼狈、判若两人的情形。
   这里有一个故事:说是古时潮汕某地有一姓胡的阿舍,饱食终日,乐食懒做,过惯了游手好闲的日子,甚至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有一次,他与一帮猪朋狗友吆三喝四赌得昏天地暗忘了吃午饭时,他的老婆杨夫人便命下人阿丁去赌场将他唤回。阿丁来到赌场刚刚开口,便被胡舍骂得狗血淋头。不得已,只好回去禀报杨夫人,杨夫人亲自出马来到赌场将胡舍耳朵揪住,一把拉回家中。返到家里,胡舍端着饭碗胡乱吃了几口,抹抹嘴想溜走。杨夫人将他扯住,问道:“是不是东西不合胃口?”他嘻皮笑脸,说:“过得去过得去。”杨夫人又问为什么不尝尝她亲手下厨烹调的“卤猪脚”,胡舍说:“没什么好吃的,嚼起来柴柴的,嫌费事哩”,杨夫人气得结语。阿丁等下人吞了一口水,感觉胡舍真是太过份了,他们平时连闻一闻猪脚的味道都是难得,可胡舍却看都不看一眼,还嫌猪脚不好吃呢。
   后来,随着胡舍的赌瘾越来越大,家业也被他赌空了。一家人只好常常饿着肚子。原来府上的下人也被解散归家。再后来,杨夫人带着儿女回到娘家,对胡舍不理不问。胡舍饿得受不了,只好上街求乞。这一天,当胡舍乞讨来到乡下阿丁草屋门口时,阿丁认出了是阿舍,他好心地将自己与老娘的午餐稀饭连同红番薯端给胡舍,胡舍接过手狼吞虎咽,连声称谢。阿丁问他味道如何,胡舍连连称:“好吃好吃,胶胶的(指番薯吃起来非常可口)。”阿丁不觉感叹一声,说:“肚困哩番薯胶胶,肚饱哩猪脚柴柴。”胡舍听了,羞得满脸通红,无地自容,连乞食篮都没拿,灰溜溜走掉了。
   这件事发生之后,便被人们当为茶余饭后的笑料,慢慢也被引用到取笑一些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身上了。潮汕还有另一个故事:“蟹篮索哩温温烧,一根头毛哩嫌烙腰”与其道理相同。  
 

作者: 
阿 圣
来源: 
揭阳日报(2009.04.10)
浏览次数: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