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夫茶道

    福建安溪魏荫铁观音的传人魏月德得过两次茶王奖,第一次的茶王拍卖每斤近6万元,第二次记得是16万多元。夺得茶王自然是很风光的事,魏月德穿上大红马褂被抬上轿子游街。一高兴就送少许茶王给画家郭莽园,而郭莽园两次都叫上我和几位食家前来品尝。
     品饮茶王当然得用工夫茶了,并且一点都不能马虎。
     首先是水。古人对水的要求是很高的,唐代张又新说陆羽曾经将天下的泉水分为二十等。潮阳西岩的问潮泉有一独脚联:“吾乡陆羽茶经不列名次之泉”言下之意是不比名泉差。以前我曾帮西岩矿泉水厂策划过征集下联活动,热闹过好一阵子。但现代社会由于污染,近郊的地表泉水已不堪饮用,便通知一位食家顺道买了几瓶益力矿泉。
     郭莽园是西泠印社社员,德艺双馨,这泡茶的杂差事就由我担当了。于是开始煮水,并从茶罐中取出茶王,将纸包展开,大家互相传览嗅闻评说。待三沸已至,鱼眼转松风,将第一锅水尽数淋在茶壶和茶杯上。以往用宜兴孟臣壶,这烫壶就叫“孟臣沐霖”,现在已多用盖瓯。接着就可将茶叶加入壶里了。加茶的份量是一两3至4泡,要点是将茶末放在壶底,粗叶在上,也可将装茶的壶在掌心轻叩,使粗叶上浮,目的是不让茶末随汤冲出。这时第二锅水已熟,就可正式泡茶了。
     加水时锅嘴离壶口要高,倒茶时壶口离杯要低,这叫“高冲低斟”。中间的刮沫、淋壶、烫杯又有讲究,依次称为“春风拂面、重洗仙颜、若琛出浴”。“关公巡城,韩信点兵”则专指倒茶,为的是使杯中的茶汤同色同量同味,并且不残留茶汤在壶里免得引起涩味。
     第一冲茶泡出来了,但见汤色明亮金黄,异香扑鼻。因为一壶只能冲三小瓷杯,大家照例是互相礼让。规矩是主让客先,位尊年长者先,沏茶者不喝头冲茶。第二冲茶泡出来后,就轮到还没喝过的人喝了。这样轮流着品饮,谈艺论学,说到兴浓之至,有时茶薄而味更甘醇。
     品工夫茶其实是品文化品人生。工夫茶本身有一套繁复的程式,那是技艺性的,是为了最大限度将乌龙茶的精华浸泡出来。工夫茶不宜独饮,那太孤静;不宜多人,那太喧哗;不宜牛饮,那太煞景。品工夫茶最好是三二知己,顺着茶叶高洁的性子,慢慢品出人生的状态来。以茶礼客,那是和;互相敬让,那是德;寒夜客来茶当酒,那是寂;以茶论道,那是思。假如话不投机或对方仍然未能理解,也可以说:“食茶!食茶!”但那已经带着赵州茶禅的意味了。

标签: 
作者: 
张新民
来源: 
Internet
浏览次数: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