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工夫茶”

    茶之以浓酽胜者,莫过于工夫茶。《潮嘉风月记》说工夫茶要细炭初沸连壶带碗泼浇,斟而细呷之,气味芳烈,较嚼梅花更为清地。我没嚼过梅花,不过我旅居青岛时有一位潮州澄海朋友,每次聚饮酩酊,辄相偕走访一潮州帮巨商于其店肆。肆后有密室,烟具、茶具均极考究,小壶小盅有如玩具。更有娈婉卯童伺候煮茶、烧烟,因此经常饱吃工夫茶,诸如铁观音、大红袍,吃了之后还带几匣回家。不知是否故弄玄虚,谓炉火与茶具相距以七步为度,沸水之温度方合标准。与小盅而饮之,若饮罢径自返盅于盘,则主人不悦,须举盅至早头猛嗅两下。这茶最有解酒之功,如嚼榄,舌根微涩,数巡之后,好像是越喝越渴,欲罢不能。喝工夫茶,要有工夫,细呷细品,要有设备,要人服侍,如今乱糟糟的社会里谁有那么多的功夫?红泥小火炉哪里去找?伺候茶汤的更无论矣。 喝茶,喝好茶,往事如烟。提起喝茶的艺术,现在好像谈不到了,不提也罢。
     梁实秋(1902年—1987年),原名治华,浙江杭县(今余杭)人,生于北京。1915年就读于清华学校(今清华大学)。1923年留学美国,先后在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研习英语和英美文学。1926年回国,曾先后任教于东南大学、暨南大学、北京大学等。创作以散文小品著称,《雅舍小品》为其代表作。1949年后曾任台湾省立师范大学英语系主任、英语研究所主任、文学院院长等职。本篇节录自《喝茶》,四十年代初作于台湾。文中忆及在青岛喝潮州工夫茶事,感叹“往事如烟”,喝茶的艺术已很少有人提起了。

标签: 
作者: 
梁实秋
来源: 
《喝茶》
浏览次数: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