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商兴盛带动传统文化

    明清时期的海防政策,对潮汕地区影响深远。明朝开国(1368年)以后,实施海禁,地少人多的福建漳泉一带,又一次向潮州大量移民,促成韩江三角洲更进一步的开发。此时潮汕仍有余粮输出福建。更带动了农业生产的工业化,制糖、纺织等新兴行业的发展。海禁政策也使宋元以来潮州发达的海上贸易,大受冲击,商人为继续营生,多假贡使或通事,以入贡名义前来通商。正德年间(1506—1521年)政府正视海上贸易的事实,允海外商船舶由官方抽分,公为贸易。世宗(1522年)即位,又复严禁海运。但此时的南澳,已成为海上的私市贸易中心,海上商贸船队,常以武力对抗海禁,甚或攻掠村寨、劫夺其他商船,以获不法财富,酿成了几十年的海寇之乱。海禁和海寇之乱,对潮汕社会与文化影响深远。纵横东南沿海之大海寇商人集团,在政府军事高压之下,出走东南亚,成为早期的潮籍移民,由于他们在东南亚的开拓,却也为清代以后的潮汕移民,奠定了契机。由于海寇之乱,本地居民因此多聚族建堡寨以自保,宗族观念之强化,因而形成。 
     明末历经数十年的动乱,直至清康熙(1684年)年间,平定台湾,松弛了东南海禁,潮州社会,已有相对的稳定。人口增长快速,至乾隆中页,本地粮食已经不敷自给,为解决此一问题,有外贸经验的商人,得政府许可,张罗船只,从暹罗(泰国)进口稻米。再开拓潮汕商人在东南亚的贸易事业,同时,也掀起移民东南亚的热潮,更恢复地方在明末已经形成的制糖、纺织、陶瓷业等,扩大了农业商品化的事业。更因为清代的科举制度限制了读书人仕进,带动了文人从商的社会风气,使潮人善贾更提高了质量。有清时代之捐献获取功名的仕进制度,更促成了潮汕社会儒商并重的观念。清代潮商在国内外已形成了一股经贸团队的力量,从国内的大商埠与南洋的潮州会馆的创建与社会活动,可以见证。潮商的社交活动带动了地方的传统文化,如潮州戏、潮州乐、锣鼓队、潮州菜、功夫茶,不但在各地潮人社会中出现,也打进了中华文化的其他区域中,同样受到欢迎。 
     清咸丰(1860年)年间,汕头开埠以后,潮汕文化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而有了接纳与融合的变化,新式学堂创立,自道光29年(1849年)至宣统3年(1911年)的62年间,已超过100所,教育的进步,使人民的生活方式与思想观念有所改变。在此期间内,潮汕又出现了3次移民东南亚的浪潮。导致海外潮人新社团普遍创立,也带动了改变潮汕故乡文化的新风貌。因为这3次的移民,多数为农村社会文化水平较低,初成家或将成家者,适应当时“殖民地”劳力的需求而应征,他们所获得的劳力报酬的剩余,都得寄些回家养老育幼。及至年老回归,还可建屋置产,带动潮汕许多侨乡的发展与繁荣。 
     细数潮汕文化,从新石器时代8000年前至今,同样历经各个时期的苍桑变化。唐代韩愈到潮仅8个月,却能带动潮州文化的兴盛,现在更称潮汕文化的“汕头”,因为韩江口三角洲的堆积尚未形成,海潮还可涨到潮州。当时的“沙汕头”小渔村,也许还在水中呢。

作者: 
吴敦善
来源: 
汕头日报(2005.11.20)
浏览次数: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