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宋茶

  现在,大家都会把潮州称之为“山水宋城”。那么,这座城市里凤凰山上特有的单枞茶,坐拥迄今为止不少于七百年的种植历史,理所当然的就是“山水宋茶”了。

  一个周五的晚上,家在潮安区凤凰镇的老相识,茶农阿敏在朋友圈里@所有人,说他今年做出了一条好茶(当地人称之为恶货),冲泡出来的茶汤,居然带有明显的人参特殊香气,请大家不妨有闲来试茶。得到这一消息,第二天午后,我立马开车直奔凤凰,去赴这一程诱人的“茶约”。

  在凤凰镇区阿敏的茶厂,他早就摆开了试茶的“阵势”,后生靓丽的小姐姐,端坐于茶台前,为我们沏起了工夫茶。只见小姐姐有条不紊,一丝不苟,煮水、淋瓯、装茶、烫杯,其过程行云流水,转眼间已经把一杯热茶送到了我的跟前。头杯入嘴,淡淡的汤色通透清亮,二杯落喉,幽幽的丛味沁人心脾,三杯回甘,一丝丝似有似无、若隐若现的人参香气轻轻搅动味蕾,在口腔之中慢慢弥漫开来,一种特有的山韵随之充斥着整个口腔。掀开瓯盖,茶容饱满匀称,条索密致,光泽可见,再加上那散发在茶仓里天然香水般的无尽茶香,使人不禁由衷感叹:这,才是一条顶级好茶应该有的模样啊。

  一杯接一杯,一边试着茶,一边跟阿敏海聊。阿敏告诉我,他这条茶来自乌岽村湖厝天池顶,海拔大约在1300米左右。原树的品系属老丛水仙,树高8米开外,树冠覆盖面积至少有10平方米。“今年年冬好,茶树的长势还算不错,总共摘了9斤多毛茶。”要知道,在凤凰茶区,一棵顶级的高山老丛茶树,一春能够收成十把斤茶叶的还真不多见。

  年轻的阿敏姓蓝,是石古坪畲族村人,作为在茶山上土生土长的孩子,从小就跟茶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侃侃而谈,热情地向我深层次科普起凤凰茶的知识“要点”。传统的凤凰单丛,市面上所能看到的品系繁多,未免令人眼花缭乱。但单纯从口感上去归类,大致上可以分成七大香型。其中比较典型的有花香型、果香型、蜜香型、药香型、食品香型和乌龙香型。我们今天喝到的这一款水仙单丛,就可以归入食品香型。由于天池顶那地方山好水好,将近400年树龄的野生老枞,做出来的茶自然是有韵、有丛味,一个字就是:好。

  “凤凰单丛茶品种香型虽然数不胜数,看似各具韵味,却是万变不离其宗,最终也就见奇不奇了。但像今日这条茶,的的确确与众不同,奇就奇在冲泡之后茶汤出现的独特人参香气,可以让喝到茶的人眼睛一亮,也让茶叶的品位和身价陡增。”说到这里时,阿敏喜形于色。树,还是那丛茶树,而茶,也还是那丛茶树采摘下来的,今年能够做出这种品相优异的成茶,着实应该感到高兴。他觉得,做茶要看缘分。有的茶,可遇不可求,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够做成几回。除了山门和树龄,年份、天时、师父功,这三者缺一不可。

  好山好水好工夫。好山好水自不待言,而这里说的好工夫,不仅仅是指潮州工夫茶冲泡过程中的程式和讲究,更是凤凰茶区无数茶农、茶工、茶师父、茶老板对待茶叶的那份态度、那份执着。因为只有大家人同一条心了,劲往一处使,才能支撑起整个区域的茶产业,向世人讲述好一片树叶的故事,才不会辜负了这座盛产好茶的天下名山。

  时光在茶烟中不知不觉地缓缓流淌,到了该下山的时候了。当我临行时问起今天喝的这条茶叫什么名时,阿敏竟然笑着卖起了关子:“哈哈,什么名?暂时还未起名呢。要不请你帮忙也想一想出出主意,替我们起个好名?”面对如此珍稀好茶,我言语间当然是不敢唐突造次的。但在我脑海里,即刻浮现出了四个字:东方香水。

  东方香水,山水宋茶。如果你爱潮州,可以从喜欢我们潮州的单丛茶开始。

作者: 
尔仪
来源: 
潮州日报(2022.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