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食叶 只此青绿

  东风送暖,吹绿一江韩水。江岸上,有咿咿呀呀的唱曲声传出,唱的似乎是潮剧《陈三五娘》。两三只雀儿忽地从高密的树枝上扑下,未曾站稳又互相嬉闹着追逐而去,身后飘飘荡荡跟过去一只色彩斑斓的纸鸢。闹腾之间,那边厢已是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韩山韩水青绿渐染的时节,潮州人食叶正当其时,这个习俗谓之“清明食叶”。

  清明原本是一个春天里的节气,气清景明,生机盎然,随着人们对这个节气的喜爱,到了宋朝以后,清明的地位已升高到把它邻近的两个节日上巳、寒食给合并掉,从而成为一个独立的节日,一个有着既有游春踏青,又有祭扫追思,内涵十分丰富的节日。而潮州人以“食叶”这样一种独特的方式珍重庆祝。

  潮州人食叶可不比熊猫宝宝,到手就啃,而且食的也不是竹叶,而是朴枳叶。朴枳叶是解毒的草、治病的药,可清热可凉血,可消食可和胃。潮州人采了朴枳叶,捣出其汁,加上粘粉、酵母、糖蒸出朴枳粿,一拜祖先,二饱口福。这样一种朴枳粿听起来是不是似曾相识?没错,朴枳粿的基础版就是酵粿,同样的食材同样的做法之上加了一味朴枳汁。只是,作为酵粿的升级版,朴枳粿有着独特的蒸粿模具,一种桃子形或梅花形的粗陶深瓯。桃子形是红桃粿印的那种桃形,梅花形是五瓣梅花形。

  朴枳叶捣出的汁色泽青绿,蒸出来的粿自然也是一派清新的青绿模样,趁着刚出炉,还有轻烟蒸腾的当下,掰开咬下一口,便如同咀嚼了一个春天,甘甜里裹挟着浓郁的叶子香。而当朴枳叶子的药性为人体所吸收后,也就有了祛除湿寒、调理肠胃的功用,让人神清气爽之余,或有了满腹的锦绣春光之感。

  千年之前,韩昌黎被贬潮州,在写给侄孙的诗里道:“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瘴疠之气弥漫的岭南让韩文公惶惶不安,而倚江而生的劳动人民却运用膳食驱解瘴气,并遵循着“时节食时粿”的传统,在清明节气里笃定地蒸着性凉、微苦、回甘的朴枳粿。祭祀先祖的时候可用,踏青郊游的时候可带,一年也就吃这一个时节。

  食叶的清明,朴枳粿是传统的经典粿品,与此同时也是非常合时宜的还有金银花粿、桑葚粿。做法大同小异,都是酵粿的升级版,金银花粿取材金银花叶,桑葚粿取材桑葚叶。金银花清热解毒,桑葚清凉明目,都带着一股东风吹破滞邪之气的概势。朴枳叶还没上市的时候,母亲会把自家栽种的长长的金银花枝条剪下,捣叶汁蒸金银花粿,还要选小巧些的模具装,蒸出来后送给家有孩童的亲朋好友,和我念念叨叨,从前某某名中医就说过这个时节给小孩食金银花最是祛邪解毒。等蒸过了朴枳粿,又蒸桑葚粿,就是要把这个食叶的事儿进行得淋漓尽致,毕竟过了时节,再相见就已是下一个江山青绿渐染的春天。

作者: 
苏影
来源: 
潮州日报(2022.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