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南澳

  昨天看到朋友圈在分享南澳的灯照鱿鱼,口水流一地,立即扫码、下单、快递,今晚已来到饭桌。一盘灯照鱿鱼,一碟芥末酱油,一杯荔枝酒,嫩与甜都沁入心底了。

  每年盛夏,南澳海面的渔船就彻夜亮灯捕抓小鱿鱼,潮汕人吃“妮仔”的季节到了。南澳岛海域清澈的海水是“妮仔”夜夜笙歌的乐园,渔民一叶轻舟、一盏汽灯、一杆长柄捞网,就将喜光的“妮仔”收入网中。刚上岸的“妮仔”透明澄莹,乖巧可爱,清洗后放入翻滚的开水中,下姜丝去腥,待“妮仔”变白,夹起蘸点芥末酱油,鲜甜的滋味令人爽得都快飞起来。如果吃到带籽的“妮仔”,则更加软糯香甜。吃“妮仔”宜约在渔船上,在习习海风的吹拂下,眼前点点渔火摇曳于波涛之上,三五饕餮碰杯闲聊,夏夜该多惬意啊!

  灯照鱿鱼是南澳岛——东山岛海域的特色吃法,只有生态保护好,水质纯净,未受污染,才敢现捕现吃,这是原始的吃法,又何尝不是浪漫的诗意?如果说灯照鱿鱼是南澳的惊喜,那么紫菜炒饭便是南澳的日常,南澳人将最普通的炒饭,做成了独步天下的美味。

  由于海水清澈,浮游生物丰富,南澳的紫菜显得更香滑与鲜甜。紫菜要先剪成小块,放在锅里小火烤热,将湿气逼出,也将香气带出。当香酥的紫菜搭配虾皮、干贝等海产融入炒饭时,浓郁的海洋气息飘荡其中。紫菜炒饭看起来黑不溜秋,其貌不扬,却香气四溢且饱肚耐饿,成为南澳人劳作之余的挚爱。吃紫菜炒饭宜在海边民居里,当结束一天的劳累回家后,伸着懒腰,眺望窗外的海天一色与钱澳湾灯塔,吃一碗妈妈做的紫菜炒饭,芳香扑鼻,仿佛带着海岛的风、阳光和礁石的味道,令人感恩大自然的馈赠,也感受亲情的温馨。

  紫菜炒饭是南澳——厦门一带的特色吃法,这里海洋环境与生活习惯接近并相互影响,而明代以来南澳总兵府也一直管辖闽粤两省。同时接受太平洋和大尖山馈赠的,不仅有如绿叶陪衬的白灼“妮仔”和紫菜炒饭,还有如红花当主角的石锅石斛土鸡汤。

  大尖山常年云雾缭绕,野生石斛被滋养得娇滴滴,风情万种;海边的走地鸡常年在沙滩上吃小鱼虾,肉质精壮紧致,风味十足;当它们在石锅中相遇,接受火焰的炙烤后,好比干柴遇上烈火,瞬间迸发出交融的激情,如胶似漆,难分难舍。石锅的朴拙炖出石斛的清香,石斛的药香沁入土鸡的肉香,相得益彰,浑然一体。南澳的石锅石斛土鸡汤拥有独特的海洋、海岛与海风风情,每次与家人在三囱崖灯塔边农庄里冬夜围炉,听着窗外呼呼响的海风,伴着潮起潮落的海浪,热气氤氲,其乐融融,与北方雪夜温酒有异曲同工之妙。

  每次到南澳,总喜欢变换吃法,而南澳的美食也总独具一格。喜欢夏天华灯初上时,坐在海边,看着海景,吹着海风,点几盘海鲜,喝点啤酒,和好友闲谈,仿佛暑气在一点一滴地退去,而凉意在丝丝缕缕地入身,令人不知不觉中就感到放松与舒坦。“每当厌倦的情绪来临/就会有一阵风为我解脱。”组成一个美丽夜晚的要素如此简单,而好的味道,既在肉身,也在灵魂。   

标签: 
作者: 
谢锐勤
来源: 
揭阳日报(2020.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