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碗蛇舌草水去肠胃火

廖宇飞 摄

陈燕玲/制图

  食(喝)青草水在潮汕民间十分常见。而蛇舌草(白花蛇舌草)去肠胃火更是为潮汕人民所耳熟能详。不少潮汕人总有从儿时就开始了食蛇舌草水的记忆。暑天食遇积肠胃不适,潮汕妈妈便将蛇舌草洗干净下锅煮水,水开不到5分钟捞起,下一点盐让孩子喝下,说是“去肠胃火(火气)”;碰上轻度咽喉炎、扁桃体炎,则下几颗冰糖;碰上痈肿疮疖、阑尾炎类,则加红糖去毒。哪怕你已到古稀之年,只要妈妈仍然健在且体健能动,她还是会在你前往探望她时颤颤地煮上一碗蛇舌草水,跟你说“奴(孩子)啊,来食碗蛇舌草水去肠胃火”。在不少人的脑海中,应该还有妈妈甚至会用清洗干净循环使用的玻璃豆酱杯装“凉水”(“青草水”别称)的记忆。

  关于白花蛇舌草,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名医被邀去为一位重病人诊治。病人胸背憋痛,低热羁缠,咯吐秽脓,众医不效。名医诊病阅方,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治疗方法。疲乏间名医伏案小盹,忽见一位白衣女子飘然而至,告知:“此君乃是大好人,乐善怀仁,惠及生物,见有捕蛇者,他即买下放生,先生务必精心施治,救他一命。”名医向白衣女讨教良方,白衣女说:“请随我来。”他随白衣女来到户外,白衣女却飘然而去,在白衣女所站的地方却有一条白花蛇,蛇舌伸吐处化作颗颗小草。正惊异间,名医被脚步声惊醒,原是病人家属来请先生用饭。名医说:“且慢,请随我来。”名医和病人家属来到户外,果见埂坎边长着许多梦中所见的那种开着小白花的纤纤小草。于是便采了些,嘱即煎服。病人服后果然觉得胸宽了许多。次日连服逾斤,病便痊愈。名医查遍当时的历代本草,也未查出这种小草属于何药。他有感而吟诗:“白花蛇舌草纤纤,伏地盘桓农舍边,自古好心多善报,灵虫感德药流传。”

  由此可见,白花蛇舌草可以算是潮汕地区知名度高的“良药”。但医生提醒,由于此草药偏寒凉,所以脾胃虚寒者不能喝,而且此草药还有活血的作用,所以孕妇也不能喝。

作者: 
于胥
来源: 
揭阳日报(2020.06.11)